小说逆天四小姐洛莉雅江螭全本完结版免费阅读

百姓彩票精彩 · 2019-02-17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逆天四小姐》,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洛莉雅江螭小说精选:洛莉雅越想越兴奋,小脸都激动得有些微红了起来,伸出手,洛莉雅指向了山壁上一株红得极为鲜艳的药草,道:“悟空,能把那株药草给我连根挖下来吗?”悟空将啃了一半的果子放下,探眼看了看,然后展颜笑道:“没问题,姐姐等着看吧。”说罢,悟空猿臂一探,纵横飞快的爬上了山壁,灵活得山中老猴看了也要羞愧。


《逆天四小姐》精彩试读:


“好了,夫人,东鸣也无甚大碍,你不用担心,至于书院……苏金河既然这般无视我付泉的存在,那今年的‘状元桥’,他江城书院不去也罢!”


许氏闻言一喜,拉着付泉的手乐道:“官人威武,倘若他们不服,奴家会亲自试试苏金河有几分真本事的!”


正当许氏扬言发狠之时,付东鸣从床上猛的弹坐而起,嘴里大吼道:“江螭,你个猪狗不如的禽兽,我付东鸣将与你势两立。”


付泉夫妇同时一惊,连忙上去扶住他,付泉沉声问道:“东鸣,你感觉怎么样?怎么一醒来就喊打喊杀的?”


付东鸣一见父母,眼圈顿时一红:“爹,娘,孩儿什么时候回来的?洛莉雅洛四小姐呢?”


付泉闻言皱了皱眉,他自然知道自家儿子对那洛四小姐的喜爱,但他对那长不大的小姑娘却没有什么好感,于是道:“你是被几位十坪村的村民送回来的,至于洛四小姐……刚刚有下人传来消息,书院方面只救回来了洛三小姐与江大公子,据说那黄蚝箭毛兽与洛四小姐都被一只突然出现的三尾狻猊所杀了……”


“什么?”付东鸣闻言,只觉眼前一黑,整个人顿时晕了过去。


夫妇两人连忙手忙脚乱的掐人中,拍额头,好一会儿付东鸣方才幽幽转醒,神志一清,他便已经泪流满面了:“江螭,都是江螭,父亲,都是江螭陷害我跟洛四小姐,你快去把他抓起来吧……”


当下,付东鸣将江螭拿浸泡过黄蚝箭毛兽尿液的兵器交于他们使用,从而诱使黄蚝箭毛兽只单单对他进行攻击,最后诡计被洛莉雅识破,然后她勇敢抢走双箭,将黄蚝箭毛兽引走的经过一言不差的讲给了付泉听,说到最后,付东鸣已经是泪雨滂沱了。


“爹,孩儿这条命都是洛四小姐救回来的,您说什么也不能放过江螭啊。”


付泉与许氏对视一眼,眼中都闪过惊讶,愤怒,与感动之色,许氏是个江湖女子,对洛莉雅此举大为赞扬跟感动,她拍着付东鸣的肩,道:“儿子,你没有看错姑娘,只可惜,哎……”


付东鸣的眼睛红肿了起来,浓浓的杀气自他的双眸中甭射出来,令人看着心中生悸。


付泉却是摇了摇头,苦叹道:“孩子,为父看错了洛四小姐啊,但是,即便如此,我也不能捉拿江螭!”


“为什么?”付东鸣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仿佛第一天认识他似的。


“孩子,这个世上有很多事情,都是力所不能及的,无论你如何挣扎也都一样……江螭是城主之子,我的官职与江鹤原本就有着一级之差,更兼他江鹤经营江城时月之久,远非我能比拟的,哪怕我理论上掌管着江城刑法,但想要拿下他的儿子却也是万万办不到的,因为,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证明这一切!”


付东鸣并不是笨人,听付泉这么一指点,心中顿时清明了过来,要证据,根本没有啊,洛莉雅都失踪了,她手中的两柄剑也肯定早早遗失,漫漫帝孤峰,却是怎么也找不到的了。


至于武器铺里的那些染了兽尿的兵器,只怕江螭早就已经处理了吧。


一念及此,付东鸣仿佛瞬间老了几岁似的,整个人似乎就已经快要被这残酷的现实击垮了。


付泉可不想自己的儿子就此倒下,心念一动,他重重的拍着付东鸣的肩,沉声道:“孩子,今天你也算懂了一件事,想要不被这个世界左右,唯一的道路就是--变强!当你的实力远远的超过了江螭,江鹤的时候,你还用顾忌他们吗?”


付东鸣原本已经死灰了的眼眸突然重新燃起了希望的光芒,他喃喃的重复了起来:“变强,变强!是的,我要变强!我要让江螭跪在洛莉雅的坟前痛哭流涕,我要让他生不如死,我要让他……后悔终生!!!”

后悔终生四个字,仿佛是一句魔咒一般,在府伊府的夜空中不断的盘旋着,惊飞起了几只夜莺。


而在这个时候,远在帝孤峰深处,不知名的山隙中的洛莉雅却全然不知付东鸣的心渐渐变为了磐石。


清清的山泉自山隙中淅沥而下,将一壁山墙淋出许多青苔,在这个高尖帽似的山隙之中,除了中间三亩大小的杂花乱草外,山壁上更是生长着许许多多奇花异花,不少怪虫灵蛇在上面穿梭不休。


洛莉雅坐在山泉旁边,光着身子用布条沾水轻轻擦洗着身子,她的衣服用一根藤蔓挂着,挡住了她在里面的漫漫春光。


悟空穿着藤蔓与树叶编织的衣服,背坐在洛莉雅用衣服挡起来的布帘之后的石块上,面前用枯树枝烤起了篝火来,他两手拿着两根棍子,棍子的前端穿着两尾从山泉中捉来的鯙鱼,火苗高蹿而起,将两条肥美的鯙鱼烤得汁香四溢。


悟空的脸红红的,耳边响着洛莉雅的手轻轻划动泉水,擦拭身体的声音,这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当他还是猴子时,被洛莉雅抱进浴桶里赤身相对,静静泡澡的光景。


“悟空,你一直就住在这帝孤峰上的吗?”正值悟空胡思乱想的时候,洛莉雅一边擦洗身体,一边柔声问道。


“啊?哦,是,是的,我从记事起就住在帝孤峰上了,刚刚我也正是听到那红毛狮子狗的叫声,我才遁着声音过来的,没想到就看到姐姐你了,姐姐你又怎么会来帝孤峰呢?”悟空很想问她是不是来找自己的,但是心中羞怯,这句话终于还是没有问出口。


洛莉雅叹了口气,简略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讲给了他听,对于这个奇怪的大男孩儿,洛莉雅没有多少好保留的,她感觉到他的天真与对自己的敬爱,所以,她连自己能御蛊驱虫的事情都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哼,这个江螭真是个大坏蛋,下次我见到他非得帮姐姐把他**揍烂,真是太可气了!”悟空翻转着手里的鯙鱼,愤愤不平的怒吼着。


听着他中气十足的怒吼,洛莉雅不禁想到了他那尊力大无穷的巨猿兽身,于是问道:“你的兽身是自己修练的吗?我感觉你并没有修练过啊,但又为何能驾驭这么巨大的兽身呢?”


这个问题洛莉雅一直想问了,不仅是巨猿兽身的问题,还有他变成小猴子的原因也是一样。


仙级高手是个什么概念呢,嗯,最初级的武者可以力举百斤巨石,而再上一级的剑师便可以配剑练气,运真气于剑锋,达到削铁如泥的境界。


再上的话,那就是散人级,散人的标准是真气可以离体,人可御气奔行,速度翻倍。


然后是真人级,真人级可以封印灵兽,化为兽身,实力大涨,崩山裂石不在话下。


其后才是仙级,仙级高手举手投足间便能开山裂海,以意御气,数百步外杀人于无形。


再打个比方,像黄蚝箭毛兽够厉害了,但是它却不够散人级中天散人段的三尾狻猊几口咬的,同样,三尾狻猊在仙级高手面前,那就跟一只蚂蚁没有任何区别,仙级高手恐怕连手指头都不用动,就能轻而易举的将其震死,对那个级别的人来说,一群三尾狻猊与一群黄蚝箭毛兽于他们而言,都只是一群大一点的蚂蚁罢了。


整个东海,最出名的仙级高手就是洛莉雅的父亲,东海军督洛雁了,洛雁真是靠着那足够开山裂海的能力,强势驾驭住东海四城数十万百姓。


而这个送百宝囊给悟空的老者,显然就是一位不会弱于洛雁的超级强者。


交百宝囊还给了悟空,洛莉雅心情微微有些失落,接过一只果子,擦也不擦,一口咬了上去,汁水四溢,香气弥漫,她却顾不得去品偿,她的心思沉入了自己的心念之中。


感受到了黄蚝箭毛兽与三尾狻猊的凶狂,洛莉雅对自己的实力开始了一再的审视,在这个强者为尊的时代,没有实力,哪怕再多的计谋也是不够就的。


就像是这一次对阵江螭,就正是因为本身没有实力而落得这么凄惨,倘若自己还是以前的那个鬼仙儿,别说是江螭了,江鹤她也要一起杀了。


可现在,洛莉雅身体内被数十种巨毒缠绕着,周身二十七条经脉被毒血淤塞,连正常的运动都显得比较困难,更不用说修练了!


见洛莉雅神情落寞,悟空疑惑的看着她,道:“姐姐你怎么了?是果子不好吃吗?要不我再去摘点别的?”悟空指了指悬崖上挂着的数株果树,上面还有几种果实累累而立呢。


洛莉雅看着这些果树,神情落寞的苦苦一笑,刚想回答悟空,她眼光突然落在了山崖之上那点缀在其中的奇花异草。


洛莉雅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是了,这里可是帝孤峰上从来都没被开发过的神秘山隙,这里有着品种奇多的药草与毒虫,虽然不知能否尽数解开身体中的巨毒,但凭着自己的本事,难道还不能减弱它们吗?只要消弱了毒性,自己就能开始修练,到时候体内开始有着真体,里应外合,相信很快就能解除巨毒了。


洛莉雅越想越兴奋,小脸都激动得有些微红了起来,伸出手,洛莉雅指向了山壁上一株红得极为鲜艳的药草,道:“悟空,能把那株药草给我连根挖下来吗?”


悟空将啃了一半的果子放下,探眼看了看,然后展颜笑道:“没问题,姐姐等着看吧。”


说罢,悟空猿臂一探,纵横飞快的爬上了山壁,灵活得山中老猴看了也要羞愧。


不多时,悟空已经带着那株一尺来长的药草跳了下来,洛莉雅接了过来,仔细的品位一翻后终于确定:“果然是紫檀,悟空,看到了那边,还有那边,这边的几株药草吗?一并给我摘下来一下,我要解除体内巨毒。”


悟空一听是为了解除仙子姐姐身体里的巨毒的,哪里还能怠慢,连忙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爬上悬崖,飞快的将几株药草摘了下来。


洛莉雅则在下方拿石块用江螭送的那柄短剑雕起了石锅,石碗来,幸好剑锋犀利,做这些事洛莉雅并没有废什么力气。


做出了一只石锅,几只石碗,配着悟空摘下来的药草,洛莉雅架起火,熬起了药汤来。


很快,整个山隙里都能闻到阵阵药香,那些彩蝶纷纷飘飞而来,绕着篝火飞舞不休。


文章推荐:

莫桂英挂帅大结局是什么_人物结局

王思平究竟整容了没有_王思平个人资料

快乐大本营091219李宇春

lovely day中文歌词音译歌词

三生一曲离人归陆夜霖林浅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李凡林青青金钱掌控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尤先生请宠我时瑶和尤泽免费阅读

爱上你放过你安染和封祁完整章节目录小说

百姓彩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