帼色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精选百姓彩票 · 2018-11-24

帼色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帼色》小说简介:她本是姜府千金,皇帝钦封的芸暖郡主,太后亲诺的琼王妃。  却因一场阴谋,满门问斩,被迫远遁云关;  十六年后,她重回皇都,化作素手布医,誓报家仇。  拨开重重迷雾,她以为触到了事情的中心,却不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一则偈语,外加一卷神秘的流光浮影,又将她卷入血腥的夺嫡漩涡中。  时度势,势观时,以天下计,谁是谁的棋子,谁又入了谁的局?

《帼色》小说目录:

楔子

001 挑衅

002旁听

003入何府

004起疑

005 怪病

006 分析

007 施针

008 心思

009 管教

010 计较

011 盯梢

012 章风起 (一)

013 风起(二)

014 风起(三)

015 指路(一)

016 指路(二)

017 捉弄

018 赠玉

019 云崖

下面是小说精彩章节分享,文末有彩蛋

精彩章节分享:

014 风起(三)

“越郡乃我国西北边最后,也最坚固的一道防线。盛国如能攻克越郡,倚仗骑兵优势,从越郡入燕轻关,撕开西北边的口子,就能以俯冲姿势,驰骋我千国任何地方。”

“越郡山高地险,易守难攻。盛国以游牧居长,越郡的天险,就是拦下它铁蹄的天然防线。攻克北粱后,石崇利采取了只围城不进攻的保守政策。为何他要放慢脚步,改变作战策略?臣以为,围城是为了掩人耳目。”

“据派去容国的探子回报,去年开始,石崇利在容国宰相容白搬新的府邸那时,特地送了两匹稀世良驹作为贺礼。容白投其所好,遍访容国,寻得一方宝刀作为回礼。两个平常没有交集的人忽然热络了起来,不平常的举动下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容国先前对盛国与吾国的纷争,一直采取作壁上观的态度,可忽然就跟石崇利有了来往,现在不能确定容白是否参与了此事,但石崇利从不做无本买卖,容白也不是傻子。”

“如今想来,他们的目标竟是越郡。微臣认为,石崇利与其是在围城,不如说是在等容国的消息。如果石崇利的目的仅是抢掠,那么他明知许裴放必死守,为何不绕开风赤,一并将采邮也拔下?采邮远比风赤物资丰饶。”

“许裴放虽是戴罪之身,可他的忠骨气魄,臣非常佩服。石崇利估计做梦也想不到,赵怀城可以不战而降,许裴放负隅抵抗。许裴放说能坚持到援军的到来,我相信他能说到做到。”

景帝看了张作猛一眼,张作猛并没有避开他的目光:“臣与许裴放同僚数年,他虽触了龙鳞,可臣一直佩服他许言必践诺这点。”

景帝:“孤没有怪你的意思。许裴放就是倔,不懂得变通。别说他了,你继续。”

张作猛暗叹了口气,敛了脸继续说:“如果容国愿意让石崇利借道曹郡,从曹郡西面进攻,就能尽量避免越郡山的天险。越郡虽有重兵把守,盛国若强攻,越郡也堪危。武帝对石崇利的各种动作暂时没表态,但借道事关容国机密,武帝自然要考量。他考量的越久,于我们越有利。如果武帝点头,盛容两国结盟,天下形势又将变化。不管哪种变化,吃亏的一定是我千国。”

张作猛声音沉郁:“盛国的兵加上容国的钱,雁轻关和越郡若丢了,后果简直不敢想象,除了这四郡,我千国的大片疆土,就是他们下一个目标。到那时,我们会像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景帝摩挲着李果呈上来的那块白色布条,目光缓缓掠过地形图,声音如一滩平静的湖水,波澜不惊:“张卿果然是我朝栋梁,,目光这样远,想地这样深。”

“石崇利若真这样想,他的如意算盘未免也打得太好了!趁人之危后落井下石,连烧带抢,过了这么多年,他的手段还是这般拙劣,这般让人恶心!”景帝的声音里带着几丝罕见的愤怒。

像是察觉出自己的失态,他忽地拿起了桌上的一杯茶,握在手上,却没有喝。他看着茶香氤氲出的袅袅白烟,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忽然停住了。

苏衡抬头看了一眼景帝。只觉得平时在毓宣殿隔着长长的距离,以及他皇冠下垂着的一串串玉珠,恍若一个个绝佳的面具,看不清面容、表情,神态。他从来都觉得他高高在上,是永远也触碰不到的神祗。

可此刻,他就在跟前,有平静,有愤怒,还有激越。苏衡忽然又觉得,依然看不懂这位令他尊敬,又誓死效忠的千国皇帝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景帝放下了茶,看向苏衡:“苏卿,说说你的看法。”

景帝一问话,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苏衡身上。

不管是张作猛,还是方才毓宣殿的其他人,对景帝要苏衡随军出征,都抱有怀疑的态度。在众人眼里,他最多是个会些拳脚功夫的世家公子。是否真有才干,大伙儿不敢打包票。

苏衡是去年的武状元不假,是羽林郎儿中的佼佼者不假,但他到底太年轻。除却这一层,他最为人熟知的身份是宰相苏寒廷嫡子,以及圣眷最隆的苏家下一任家主。景帝会让他随行,且赐了个骑都尉,不过是看在苏相的份上,不好当着百官,公然驳了苏家的面子。

在张作猛心里,早认为苏衡的同行,不过是在皇城闷了的公子哥出城逛一圈散散心的塞外游。他就纳闷了,关外黄沙遍地,有什么可逛的?可皇命难为,他只求苏衡一路上乖乖听话,不惹事就行。

苏衡眉目清朗,如芝兰凭立,又如朗月入怀。若不是身上的羽林服饰和被日照晒得略黑的皮肤,以及眉眼处那丝常被被解读为张狂的激昂,堪堪是枚温暖其玉的翩翩佳公子。

行礼后,苏衡答道:“张将军的分析很正确,一针见血,臣愧颜。但微臣有一点疑惑:北粱已是石崇利的口中肉,他为何还要屠城?”

“近年我千国虽与盛国偶有摩擦,但屠城这样的恶行必遭百姓怨恨,史官们也会记下这污糟一笔。成帝这么注重名声的人,怎会任由石崇利这么做?这次石崇利为何不像成帝那样,拿了东西就走?屠城这点,臣想不明白。”

“据李果所述,石崇利将北粱的每块地都翻了一遍。他屠城的目的,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而这个东西,他又不想让外人知道。北粱究竟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以屠城为掩饰?这是臣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苏衡一番话,连同景帝在内的所有人,都大大吃了一惊。

他的话环环相扣,又一语中的。既肯定了张将军的观点,又由表及里,很好的补充了张作猛没有考虑到的地方。且思路清晰,视角独特,嗅觉敏锐,完全不像他这个年纪能说出的话。

景帝缓缓站起:“苏卿所说,确实也有道理。但眼下不是分析盛国挑衅动机的时刻,解风赤之围,守越郡之险,才是你们这次出征的首要目的。围城已有四日,再拖下去,许裴放就真的顶不住了。”

他背对着苏衡,声音依旧平淡:“孤记得数年前,城内有本《千国闲轶录》甚为流行。里面记载了千国西北诸县的风土人情,遣词用句颇为有趣,配图更是妙趣横生。铭枫很多世家公子都被吸引,想组团前去一睹风采。连太后私下也曾问过孤,那是本什么书。”

他忽然转过身:“书虽没落款,但孤知道那是你的手笔。如何在一天时间内赶到风赤,孤认为,你已有主意了。”

苏衡一愣,他没想到自个儿随便写的《千国闲轶录》,景帝居然看过。见景帝的目光里流露出赞赏,他嘴角一翘,只觉得离皇帝更近了一步,赶紧回答:“如陛下所言,臣确实曾在风赤,云关逗留数月,对那的地形还算熟悉。”

他看向地形图,手拂过北梁、风赤,越郡,最终落到容国、盛国,千国三国的边境之城——云关上。

他指着上面的一座山峰,声音激越,像把开了鞘的利刃:“翻过云关的飘渺山,不出半日,就能到达风赤的北面。这条路十分隐蔽,从此处绕过去,若与许郡尉内外夹击,必能杀的石崇利措手不及。”

张作猛猛地看了一眼苏衡,闪过诸多思绪。他不知道《千国闲轶录》是什么鬼,却忽然明白景帝为何要他随自己出征了。

恍然间,他也为自己先前对苏衡先入为主的偏见,生出几许懊悔来。

015 指路(一)

青山苍日翠,万仞似鬼斧。

隐于群山内的飘渺山,是云关附近一座不怎么起眼的山。因它终年云雾缭绕,恍若有神仙居住,加上地势陡峭,即使有旖旎多姿的美景,也少有人问津。

很多很多年前,一位途径的旅人偶然登顶,随兴写了一首诗,又在山下刻下了‘飘渺’二字,寓意此山的雄伟和险峻。飘渺山,因此得名。

远远望去,飘渺山突起的黝黑峰尖,是一片雾霭白色之外的唯一颜色。

山的半腰处,隐隐现出两个影子。

陆素绾紧了紧背上的药篓,对身后的人嫣然一笑:“水墨,你还行吗?”

水墨大呼了口气:“大师姐,我可以的。”他抬眼望了望天上那轮圆日,又用衣袖胡乱擦了擦脸。

阿素笑笑,体贴地将他的药篓取下,拎在手上:“那我们赶紧走,等到了再休息。”

她带着水墨一路向北。水墨看着师姐娉婷的身影,他知道师姐有了心事。

一般有心事的时候,师姐就爱上山采药,且喜欢往北边走。北边有块较空旷的山崖,师姐某次无意发现后,常常一个人在那呆着。

他从小就喜欢跟着大师姐,师姐又格外疼他,基本走哪跟到哪。就连这个‘秘密基地’,师姐也带了他进来,跟他一起分享。

草药已经采了好大一堆,师姐却不着急回。此刻她坐在一块突起的白色石头上,看着前方的天空,寂寂不语。

水墨乖乖地坐在她身侧,也抬头看天。

他不知道这天跟云崖上方的天有什么区别。他只知道,师姐喜欢看天,大师兄也喜欢看天。

他们都喜欢看天的时候不说话,将背影留给他。

只是这会儿师姐似乎有些悲伤。水墨忽然有点害怕,他偷偷往师姐那边挪了挪,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觉得心安,也更能靠近师姐一点点。

阿素捏了捏他的手掌心,安慰道:“我没事。”

说完她揪了一根长长的草,手指上下灵活地翻着。不一会儿,一只栩栩如生的蚂蚱就诞生了。

水墨将蚂蚱放在手心处,轻轻碰了碰它的翅膀,动作温柔极了。这明明是一只假蚂蚱,但他却觉得它是有生命,是活的。

大师姐的手很巧,大师兄的手更巧。他们总能随便揪根草,或采片叶子,手指飞快动着,不出片刻,以假换真的各种小东西就能到他手里。

本来这门技能只有大师兄会,他们这些小萝卜头以及二师姐绿宜也都学过,但只有师姐继承了这门手艺,且隐隐有超过师兄的趋势。

等年岁渐大,这样他分外羡慕,又总学不会的技能,也就只有像现在这样,师姐满腹心事又不想他担心的时候,才会折出一个又一个可爱伶俐的它们来。

师姐又揪了两根略长的野草,耐心地折起蝴蝶来。

风渐渐吹来,水墨捻着蚂蚱两根长长的须,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师姐,能给我再哼一哼上次你哄丹青睡觉的曲儿么?那次我回来的晚,就听到几句……”

阿素偏头想了想,先哼了一个调儿,侧眼看了看水墨,见他点头,便往后倒去,手扣在脑后,轻轻哼唱起来。

水墨也有样学样,风穿过他的衣袖,他闭上眼睛,静静听着。

等师姐哼完,他才出声:“师姐,这是什么曲儿?真好听。”

阿素露出一丝迷茫:“我也不知道。这曲儿好似有人在我梦里吟过,明明只是个模糊的调儿,可哼着哼着,居然也能哼出一曲完整的来。”

水墨:“那师姐就入水墨的梦,天天给我哼罢!”

阿素却忽然将食指放在唇侧,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她示意水墨别出声,又抱着他躲到旁边的草丛里。她让他趴着,将药篓里的药草撒在他头上,又嘱咐他听到任何声响都不许出来。

做完这一切,她猫着身往后走去。

水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很听师姐的话。师姐叫他别出声,他就蜷着身儿,连大气都不敢出。

藏好水墨后,陆素绾深呼了口气,将药篓重新背起,边走边抓起路旁的土,往脸上抹去。

就在水墨央求再哼一遍时,她听到了身后的异响。

那不是风吹动树枝的声音,也不是小动物跑动的声音,那是有人拿着什么东西拨开横亘在地的灌木,中间还夹杂着削,砍的声音。

师兄是习武的,她虽不懂武功,但师父也教了她基本的吐纳方法。她在武学上一无所成,但听力也比常人灵敏许多。且在飘渺山生活了16年,早对山上各种声音熟稔。

异响就在身后不远处,且越来越近,阿素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但一联想到削和砍,想也没想就将水墨藏住。

刚才她哼唱的声儿挺大,加上这山谷里的回音,她不确定他们听到了多少。

不管听到了多少,她都不能让年幼的水墨受伤。

飘渺山除了他们,从来没有外人来过,更别提提刀的。用脚趾头想,她也知道发出声响的人,不是一般人。

她努力压制住内心的恐慌,弯下腰,装出采药的样子来。

这会儿师父,师兄都在云崖,只有水墨跟着。即使疾呼,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不管发生什么,都要镇定,以不变应万变。阿素这样想着,心也渐渐宁静下来。

身后一阵窸窸窣窣后,阿素没回头,仍专心采药。

一个年轻的声音叫住了她:“喂,小兄弟!过来一下。”

阿素缓缓转过身,一个年青男子正朝她挥手。

他嘴角上扬,清澈的眼里,黑白分明的眸子含着三分慵懒,七分不羁。剑眉斜飞,高挺的鼻梁将一双眼衬得分外明亮。

他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眼前,一身月白项银细花纹底长袍,两个衣袖随意挽起,半边袍子搭在了腰处,下面是一双极寻常的粗麻布鞋,裤腿儿四周还沾了不少草屑。

那鞋似乎有些不合脚,他不时来回扭着,用脚尖抵着地面,脸上却保持着明媚的笑,一点儿也不见窘迫。

明明心已静了下来,阿素望着他不加掩饰,仿佛一眼能看到底的双眸,忽觉得脸有些热,忙转开了眼。

身后就是巍巍青山,风吹动着枝桠,树叶儿翻飞,没有一点儿声响,只有自己均匀的呼吸声。

她凝住神,指指自己,又环顾了四周,确定是叫她后,才慢腾腾走过去。又想起他喊的‘小兄弟’,不由瞅了瞅自个儿:一副标准药农装扮,个头不是太高,远远看去,还真像个‘小兄弟’。

她不由分外庆幸出门时,穿了这么一身雌雄难辨的衣服。

苏衡抹了抹额上的汗,看着走近的瘦弱‘少年’,暗暗呼了口气。

====================================

>>>点击此处在线阅读《帼色》全文

====================================

文章推荐:

不当前男友白沛昕温东璿全章节目录阅读

帝少的掌上娇妻小说_赵筱筱龙战轩小说全集阅读

若能让我吻下去许念安顾西城完结版目录阅读

总裁的亲亲小宝贝大结局哪里看?-夏林凌异洲小说完结版

错嫁薄情少东家小说阅读_梁清浅陆仲勋免费阅读

爱已悲自空章节目录_周迦陆以沉大结局阅读

专情夫君爱吃醋林致中周濛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江山笑燕迟赵怀雁全文免费阅读

百姓彩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