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派送txt下载大结局

百姓彩票热门 · 2018-10-12 · By · 次点击

生死派送txt下载大结局

《生死派送》小说简介:没有天生的坏人,只有变坏的好人。一个凭空出现的诡异空包,彻底改变了快递员姬文的人生,随着特案组介入调查,一个个诡异离奇的事件接踵而至,死亡一周的收件人亲自签收快递、深夜妙龄少女请求帮助她寻找杀死自己的凶手、原本已经下葬的尸体深夜敲门杀人,是否这个世上,真的有无法解释的超自然现象存在?最可怕的究竟是妖魔还是人心?

下面是小说精彩章节分享,文末有彩蛋

精彩章节分享:

第二十三章 你的心是什么颜色的?

二狗子,也就是我的老板张鹏,出生在中卫市的一个农村中,以前农村的人就喜欢叫自己的子女二狗子、狗蛋之类的名字,按照他们的说法,叫这种名字的孩子会健康成长。

张鹏十七岁的时候,父亲因为聚众赌博欠下一笔巨款,强行将母亲存下来给张鹏上大学用的钱偷偷拿出去准备翻本,却最终血本无归,走投无路的张鹏的父亲,每天被债主追打,最后不堪重负,跳入黄河自尽。

那些债主眼里只有钱,根本不会因为张鹏父亲的死而放弃追债,最终张鹏的母亲卖掉了家里的田地和房子,才堪堪将张鹏父亲欠下的债还完,那时的张鹏很怨恨自己的父亲,分明是自己造的孽,却要用死来逃避,将责任全部甩到他们孤儿寡母身上,同时张鹏也并未因为自己父亲的死而感到难过,当时他心中出现了一个怪异的想法,那就是死亡原来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失去了一切的张鹏母子,无奈之下张鹏选择了辍学,而母子二人也是搬到了距离自己曾经生活过的村庄很远的夹道村,想要找一个没人认知自己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

初来乍到的张鹏母子二人,幸运的寻找到了一处无人居住的破土屋,就暂时安顿了下来,每天张鹏出去打零工赚钱,母亲则守在家中为张鹏做饭洗衣。

很快三年便过去了,张鹏这三年的努力也让穷困的家庭稍稍得到了缓解,甚至还买下了一亩地,由母亲来种植操心,也不指望这些粮食能卖钱,够自己家里人吃就可以了。

有一天,张鹏的一个以前的同学介绍张鹏去内蒙边境的一个矿场干活,主要是挖煤,工资出奇的高,听说这个矿场的老板还是一个中卫人,这让张鹏顿时有些动心了,回家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母亲,谁知却遭到了母亲的强烈反对。

因为这个工作的危险性实在是太大了,当时虽然家中没有电视,但是母亲却经常从村里的广播中听到某某地方的矿场发生塌方,多少人死亡之类的新闻,爱惜儿子的她,怎么也不同意张鹏去做这份工作。

起初张鹏也是听了自己母亲的话,拒绝了这份工作,但是几个月后的一天,当他看到之前推荐自己工作的那个同学已经开上了摩托车,顿时无比的羡慕,要知道当时张鹏连自行车都买不起,之前家庭情况比自己好不了多少的同学短短几个月就买上了摩托车,这让张鹏对于那份工作更加的渴望了起来。

张鹏不愿意让自己母亲为自己担心,又放心不下那份工作,最终张鹏只好谎称自己和朋友外出打工,做的是房屋装修的工作,而且工资也很高。张鹏的母亲虽然很舍不得儿子,但是见儿子这么高兴也就没有拒绝,临行前千叮咛万嘱咐要张鹏千万小心,而人生第一次告别母亲的张鹏,在转身离开的瞬间也流下了眼泪,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挣钱,让自己母亲享福!

于是,张鹏便跟着自己的同学去见了那个矿场老板,矿场老板长得肥头大耳,见张鹏来工作立刻嘘寒问暖,还给张鹏安排了食宿,这让张鹏对于自己的未来更加有了信心,之后的日子便开始努力的工作。

张鹏和自己的同学做的是同样的工作,就是下到地下去挖煤,那个时候没有现在这般的方便,挖煤完全靠的是人力,每天下班回到宿舍的张鹏都是浑身漆黑,只能够看到两个洁白的眼珠子,时不时还会受点小伤,但是这些对于张鹏来说都不算什么,一想到自己在家的母亲,张鹏便有使不完的力气。

矿场的规矩是每个月有两天的休假,每次休假张鹏都会回家看望自己的母亲,带上母亲最爱吃的红枣,母亲也是每个月都等待着自己儿子回来,将最好的饭菜做给他吃。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很快,张鹏便在那个矿场呆了六七年,但是这六七年,却并没有想张鹏所想象中的那般发家致富。

前三个月,矿场老板都是每月按时结工资,但是后来,矿场老板以周转不开为理由,几乎每个月都在拖欠工资,到最后甚至有时候一年都不发工资。

矿场的所有工人包括张鹏,每个人都是怨声载道,却并没有人敢就地辞职,因为如果辞职的话,那么自己的工资就别想要了,张鹏也没有想到这个老板居然是这样的人,但是也只能忍气吞声的继续为他工作。

张鹏在工作的这六七年中,大概也只拿到了两年多的工资,剩下的钱一直被老板拖着没有发过,这天,张鹏好不容易又拿到了一个月的工资,买好红枣回到家看望自己的母亲,却发现自己母亲面色发白嘴唇发紫,嘴角还残留着一丝血迹,躺在床上怎么叫也叫不醒,吓得张鹏急忙将自己母亲送到医院,经过医院检查后他才知道,原来母亲得的病是血癌,而且已经是晚期了。

当时张鹏只觉得天都塌了,哀求医生一定要治好自己的母亲,哪怕自己卖血都愿意,医生说现在已经晚了,最多也只能是化疗延长母亲的寿命,但这也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

张鹏那管得了这么多,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为母亲化疗,但是当他得知化疗费用后,那笔巨款瞬间压的张鹏喘不过气来。

那些天,张鹏东奔西走的到处借钱,可是他本来就跟夹道村的人不熟,谁会愿意借给他?母亲得知自己的病情后,说什么也不肯让张鹏出钱化疗,若是张鹏这么做的话,恐怕这辈子张鹏都别想在翻身了。

张鹏哪里愿意,以死相逼才让母亲打消了这个念头,突然他想起矿场老板还欠自己一大笔工资,有了那笔钱,化疗想必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于是张鹏立刻来到矿场老板中卫市的家中,苦苦哀求让其先将工资跟自己结掉,好让自己的母亲治病,但是老板却一改以前的和颜悦色,严厉的将张鹏赶出了家门,张鹏心中无比的愤怒,但是为了母亲的病情,也只好忍气吞声低三下四,每天都去哀求老板,最后老板经不住张鹏折腾,居然直接搬走了。

失去了老板的消息,张鹏急的嘴角长出了大量水泡,黯然的回到医院,打算先跟医院商量一下,是否能够先替母亲化疗,钱过几天再付。

可是,当张鹏到达医院病房的时候,却得到了一个无比震惊的噩耗,母亲自己拔掉了输液管和氧气罩,今天清晨被人发现的时候,尸体已经凉了。

看着自己母亲冰冷的尸体,张鹏哭的几度昏厥过去,尤其是母亲手中留给自己的那个字条,更是让张鹏崩溃。

好好活下去,你爸成为了我们的负担,妈可不想也成为你一辈子的负担,唯一遗憾的就是,妈没能抱上孙子...

子欲养而亲不待,曾经发誓要让自己母亲过上幸福生活的张鹏心中的怒气已经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一方面很自己无能,没有让母亲治病的能力,另一方面则恨矿场老板,如果当时矿场老板能够给他把工资结了,那么母亲绝对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回到家中,张鹏将自己母亲的尸体埋在了自家的一亩地中央,并且在旁边种下了一棵枣树,希望爱吃红枣的母亲,在地下也可以经常吃到。

埋葬自己母亲后,张鹏萌生了复仇的念头,没有在墓碑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将家中值钱的东西全部带走,踏上了返回矿场的路。

来到矿场后,张鹏并没有表现出自己的情绪,依旧照常上班,而矿场老板也跟个没事的人一样,继续剥削着自己手下的民工。

三天后,张鹏下矿干活,矿场老板例行检查,张鹏找了个借口将矿场老板引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当场拿起手中的铁锤朝着矿场老板的脑袋狠狠地砸去!

一声闷响过后,矿场老板脑袋上顿时喷出了鲜血,而矿场老板也是当场被吓蒙,连呼救都忘记了,倒在地上不断的后退,问张鹏想要干什么,只要不杀他,给多少钱他都愿意。

张鹏面色狰狞,一步步的逼近矿场老板,忽然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眼睛都快要愤怒的喷出火焰,伸手堵住了矿场老板的嘴,轻轻的在他耳边说道。

“我只想看看,你的心到底是什么颜色!是黑的还是红的!”

随后,张鹏用那把匕首剖开了矿场老板的肚皮,眼睛都不眨一下,伸手掏出了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矿场老板瞪大双眼,最终在恐惧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掏出心脏后张鹏还不解恨,拿起手中的铁锤一锤一锤的将矿场老板肥大的身体砸成了肉泥,任凭血肉飞溅在自己身上。随后,杀红眼的张鹏从隧道中找到炸矿的炸药,自己走出矿地,点燃将煤矿的入口炸塌,连带里面做工的工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

由于矿场老板的煤窑属于无证黑煤窑,做工的工人也都没有登记,也就没人发现张鹏是生是死,在他们看来,当初那个憨厚的二狗子已经被倒塌的煤矿压死了,但是他们却不知道,一个掏心魔却也因此而诞生了。

第二十四章 恶魔出世

“后来呢,你为什么还要继续杀人?”

滨河派出所的审讯室中,我、林映雪、张起珊、杨警官和白起几人坐在张鹏对面,听着张鹏的自述,每个人心中都很不是滋味,别说是我,就连杨警官和张起珊这些恨张鹏入骨的人,脸上都没有了愤怒,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莫名的复杂表情。

没有人从一出生就是个坏人,如果不是逼到这个份上,谁会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呢?

坐在对面被手铐牢牢锁住的张鹏脸上并没有任何惊慌的神色,忽然转头对我道:“姬文,给我支烟,我慢慢跟你们说。”

我刚掏出口袋中的烟,转头看了看白起,白起微微点了点头,我这才将香烟点燃放在张鹏口中,张鹏深吸一口,继续说着他的故事。

当时张鹏原本想打算连自己一起炸死在里面算了,但是想起自己母亲留下的那句好好活下去,最后关头还是逃出了矿场,重新回到了中卫市。

此时的张鹏犹如丧家之犬,完全失去了斗志,将偷偷带出来的矿场老板的心脏埋在自己母亲的坟前后,张鹏并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中卫市区中,过上了流浪乞丐的生活。

当时杀人的时候,张鹏并未觉得有什么,可是等他平静下来后,内心中居然产生了对鲜血的渴望,他渐渐的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那种虐杀他人的快感,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让自己内心中悲伤的情绪得以发泄。

促成他成为真正的掏心魔,是因为一个偶然事件,那天,张鹏迎着冷风坐在红太阳广场的拐角发呆,由于他几天都没有收拾自己,加上衣服破烂,被很多人当成了乞丐,经常收到路人丢过来的钱,而张鹏也是靠着路人的施舍勉强度日。

就在张鹏发呆的时候,突然间从不知道什么地方飞来了一块石头,直接砸在了张鹏的脸上,那石头是鹅卵石,虽然扔过来的力道并不是很大,却还是砸的张鹏生疼,张鹏转过头去,就看到不远处,一个小孩正对自己做着鬼脸,石头就是这个小孩子扔的。

张鹏虽然此时已经变得冷血,却也不会跟一个小孩子去计较,只是冷冷的对那小孩子说了一句滚开,可谁知道,这句话却被不远处的小孩的母亲听到了。

“要饭的,你对我儿子这么凶干什么?我儿子跟你闹着玩那是看得起你,你以为谁都愿意理会你这种人?”

张鹏如今还记得很清楚,当初那个女人那种嫌弃厌恶的嘴脸,短短的一句话,却彻底触动了张鹏脆弱的自尊和神经,张鹏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冰冷的盯着那个女人,而那个女人似乎从张鹏眼中感受到了一股杀意,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抱着小孩子就离开了。

张鹏就那么远远的跟着那个女人,最终将那个女人的家庭住址记住,悄悄的藏在四周,拿出身上藏着的匕首,等待着时机。

晚上,那个女人似乎是准备出门去扔垃圾,蹲守许久的张鹏终于等到了时机,悄悄的尾随那个女人到垃圾桶旁,捂住那个女人的嘴一刀致命,并且挖走了那个女人的心脏悄悄离去。

至今张鹏也忘不了,那个女人看到自己时惊讶和后悔的眼神,而张鹏自此以后彻底喜欢上了这种杀戮,在他看来,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不如亲手毁掉这个让自己伤透了心的世界。

从此以后,张鹏便成为了当时让人闻风丧胆的掏心魔,他选择的目标不再是得罪过自己的人,只要是在没有人的地方单独被他碰到,都会成为他的目标,短短几天的时间,死在他手中的人已经有四个。

当时没有像现在这般,到处都是摄像头,再加上张鹏在矿场的时候,工友们都不是善类,经常给他讲述各自曾经犯过的罪,张鹏耳濡目染,反侦察能力也变得相当高,尽管大街小巷都充斥着巡逻的警察,却没有人能够真正的抓住他。

张鹏心中已经打算好了,趁着自己被抓住之前,能杀几个算几个,有这么多人给自己和母亲陪葬,他这辈子也算是值了。

一个月内做下了七条命案,张鹏也觉得自己恐怕即将被查出来了,可是他没有打算收手,就在他准备继续作案的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了他面前,彻底改变了冷血绝望的他。

那天张鹏躺在一个小区的门口,寻找自己的下一个目标,天气已经变得非常寒冷,而他却穿着一身夏天的衣服,整个人冻得浑身哆嗦,他自己却并不是很在意。

这时,一个年轻的女子从小区门口经过,看了一眼张鹏,便走进了小区内上了楼,而张鹏也注意到了这个女子,心中已经将这个女子作为了自己的下一个目标,静静的在小区门口等待着她再次出现。

可是没过多长时间,那个女子便再度出现在了张鹏面前,只是此时,那女子手中拿着一件毛衣和一碗冒着热气的汤面,走到了张鹏面前将毛衣和汤面递给了张鹏,留下一句年纪轻轻的就要饭,你又不是残废,能不能有点出息,便悄然离开了。

张鹏一脸呆滞的拿着毛衣和那碗汤面,看着那个女子离开了自己的视线,他只觉得,原本冰凉的内心,忽然间像是温暖起来了一般,不知是因为自己手中热气腾腾的汤面,还是因为那女子莫名的关心。

从那以后,张鹏心中便有了一份活下去的理由,那就是那个女子,一想到那个女子,他心中便再也没有了仇恨和嗜血的欲望,他决定不再继续杀人,不再继续颓废,努力将那个女子娶回家。

之后,张鹏收拾了一下自己,找了一份工作和住处,稳定下来后,便疯狂的追求那个女子,最终和那个女子结婚,那个无意间改变张鹏的女人,也就是如今我的老板娘。

听完了张鹏说当年的事情,我也终于明白,为何张鹏会和老板娘感情如此之好,原来其中还有这样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张鹏说完,将口中已经只剩下烟屁股的香烟吐到一旁,这才对杨警官和白起道:“这就是十年前我犯案的全部过程,之后我听说你们已经抓到了凶手,就知道你们一定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而我也因此洗脱了嫌疑,一直生活到现在,只是我很好奇,你们究竟是怎么查到我的?姬文,我看你也在这里,难道说这其中还有你的事情?”

面对张鹏的询问,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不敢去看老板,而老板则释然的笑了笑道:“你不用自责,我本来就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能活到今天已经是老天开眼了,我不怪你,放心吧。”

被张鹏这么一说,我这才抬头看着他,缓缓地将我如何发现他是凶手的全过程告诉了他。

之前的我,完全将那个空包作为调查点,却忽略了一个更重要的线索,那就是这些空包的收件人,也就是这四起案件的死者。

张起珊曾经跟我说过,她怀疑我,是因为我的职业是快递员,是最有可能轻松进入被害者房间的人,如今想想,这句话确实不错,因为只有快递员,才能轻松找到被害人的详细地址,才能够让被害人毫无防备的开门。

四起案件中,直接和我有接触的只有杨晓霞和张起珊,杨晓霞很是看不起快递员,经常给快递员挑刺,这点我是知道的,但是张起珊的姐姐张起灵我从来没有接触过,正因为这样,才让这条明显的杀人动机,就被我这么轻易的忽略了,也成为了我一直没有想起来的那条线索。

一直到我遇见那个经常和张鹏打麻将的胖子,当胖子说出他们最近经常换地方打麻将,并且指出今天打麻将的地点时,我才猛然间想起这件事情,因为胖子指的地点,正是美丽小区。

我立刻拿出白起给我的档案,看了看那些被害人的家庭住址,心中更是明确了自己的想法,这些被害人除了张起灵之外,其他人全部都是我送快递的时候,遇到的一些看不起快递员,经常侮辱快递员的人!

什么人才能知道这些人的住址?什么人才能知道这些人恶劣的道德品质?要知道每个快递公司的片区不同,就算同为北街分部,我们快递公司和其他快递公司的片区大小也不同,这四起案件的死者其中有两户人家也只有我们快递公司的北街分部才负责派送,如此看来,答案只有一个了,要么是我,要么是在我休息时,顶替我送快递的老板,张鹏!

我询问了胖子,他们这些天都在什么地方打过麻将,胖子一一道来,全部都是被害人所居住的小区的单元楼,这一切在我看来绝对不是巧合,也正因为这样,张鹏杀人后才会莫名的消失,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被害人居住的单元楼,一直在楼内打麻将,而且有那么多人作证,也就洗脱了他的嫌疑。

当我想到这些的时候,一切我想不起来的线索也都理清了,只有精通快递运营的张鹏,才知道如何能够让一个快递空包没有任何信息来源凭空出现,而且曾经我也听老板娘提起过,张鹏的母亲十年前去世了,父亲更是早就去世,这一切信息,完全和张鹏完全吻合。

这些也仅仅是我的推断,想要验证,必须亲手抓住他才行,得知他今天在美丽小区打麻将,我立刻想起前天我遇到的那个美丽小区没有接我电话没收到快递,准备投诉我的人,立刻回到店里找到了那个快递单,按照上面的收件地址和杨警官白起等人埋伏,最终才将准备作案的张鹏抓住。

听完我的叙述,张鹏居然笑了起来,道:“真没想到,最后查到我的,居然是你小子,真不错,你小子不做警察真的可惜了,以后就别干快递员了,以你的本事,会有更好的前途。”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然后问道:“老板,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十年前分明已经逃过一劫,如今却又要作案呢?难道你就不为怀孕的老板娘考虑考虑吗?”

听到这我抓,原本张鹏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散去,眼神中出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杀气,双手也开始轻微的颤抖,吓得旁边看守他的两个警员急忙掏出了手枪对准了张鹏。

“你以为我想啊,现在日子过的不错,我为何还要出来杀人?可是就在前不久,我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谁能想到这个电话,居然成为了我再次杀人的理由。”

====================================

《生死派送》已出全文内容

书名:生死派送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文章推荐:

此情如初故人未黎完结版小说_季黎沈初全文免费阅读

雪落有声度爱如年梁子恒墨倾城大结局是什么

爱情落在黄昏里蔺芙宁洺远小说完结免费阅读

温言顾寒景小说我们的幸福时光结局免费阅读

半城烟雨一生寒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嚣张宝宝财迷妈咪全文小说全章节阅读

向小晚厉东城的小说楚洛景深缘浅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你好猫先森全章节小说冉灵烟齐承裕全文阅读

百姓彩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