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 首页 > 创先争优
任长霞同志先进事迹
日期:2010-11-25 00:00:00  浏览量:400
点击数:400收藏本页
任长霞同志事迹
 

     央视[面对面]:任长霞:记忆如潮  

     
【人物介绍】    

  任长霞:1964年出生
    

  1983年毕业于河南省人民警察学校
    

  2001年就任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局长
    

  2004年办案途中因公殉职
    

  她先后荣获“全国优秀人民警察”    “中国十大女杰”    等荣誉称号
    

  被追授“五一劳动奖章
”    

  这里是郑少高速公路,2004年4月14日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在这条路上遭遇车祸,不幸身亡。傍晚,任长霞从郑州开完会急于赶到登封去部署一件案件的侦破,但是这起意外的车祸使她没能活着回去,这起意外也终止了她的工作。那天据她上任登封公安局长三年零三天。
    

  多人的只言片语:很意外!
    

  徐少卿:愣了有四十多分钟,当时那个心情就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我们愣了以后才意识到穿上衣裳,我们感觉就像找人似的,在登封转了一大圈,也没有见到人,
    

  吴宏敏:当时就是过了好长时间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就是不相信这个事实,不能接受,总觉得都不是真的。
    

  岳建国:我接到这个消息以后,我当时我不相信,我觉得也很震惊,
    

  赵建勋:    当时感到真是天塌下来了。真是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
    

  刘文治:当时我感觉到天塌了。
    

  陈秀英:我当时就哭了,我说任局长真的出车祸了,不中了,我说明天咱进城吧。
    

  杨庆文:我当时听说我说不会吧,我说咱们去看看吧,到底是不是,看了以后大吃一惊,不相信啊,
    

  任长霞因车祸殉职的消息在登封传开后,短短的3天之内,只有63万行政人口的登封市,先后有30万群众徘徊在任长霞的灵柩前,只为最后再看她一眼。短短的三年任期,任长霞到底为登封人民做过什么?登封的百姓为什么对她如此难以割舍?
    

  人物:韩素珍——登封当地农民,11年前女儿被强奸杀害,由于案件迟迟未能得到解决,她上访了11年。任长霞就任局长后,仅用4个月就抓获了犯罪嫌疑人。追悼会上,韩素珍看着任长霞的遗体久久不愿离去。
    

  记者:您自己愿意来吗?
    

  答:我怎么不愿意来呀,我得了那么大的好处。
    

  记者:您得到她什么好处呢?
    

  答:我为女儿的死,申冤十一年都没有人敢管,没人敢管,任长霞调过来以后,这才开始审,赶紧介入专审、调查,最后抓到人。抓到人又待我好,又给我送米面,第二年秋天又派人去给我锄红薯,待我像亲人似的。
    

  记者:案子破了干吗还要送你东西?
    

  答:看我上访十几年,我是穷,我过不成,我还有病,就是任长霞出于同情。
    

  记者:你是不是每一个局长都去找啊?
    

  答:我每一个人局长都去找啊,我并不是光找她,那么11年都没有人敢管,    证据都毁了,也找不到了,没有证据了没有人管,我再告也没有人管,我跑前跑后腿都跑断了,眼也哭瞎了,就跟踢皮球一样,踢到这踢到那。
    

  记者:那你去找她她跟你怎么说呀?
    

  答:她对我说话就说别生气,慢慢说,请坐请坐,人家说那个话好听呀,咱们听着就是挺婉转的,咱们也就不害怕她,她不是见到我就大惊小怪的站起来,因此我不怕她。
    

  记者:那当时任局长多长时间给你消息呢?
    

  答:任常霞2001年才来到,4月间来到8月间就抓住人了,这不是她接待我,任常霞一天都有三场接待,人家一年上200天班,她要上300天。
    

  人物:陈秀英——登封当地群众,在一起伤害案件中头部受重伤。因为犯罪嫌疑人一直未能抓获而多次上访,任长霞得知后,率领民警最终抓获了罪犯。
    

  记者:那么这个案子怎么会到了任局长那呢
    

  陈秀英:我到了控申科以后就看见任局长在车上下来,开会回来了,车上下来我就喊任局长,任局长,我拄着拐棍就往梯子上上,她就上前接我。我说局长你看看我的头,她就伸手过去摸去,她是个局长我是个穷老百姓,她不闲我脏,她咋不关心老百姓呢?她是个局长我是个老百姓,她咋不闲我伸手就摸我的头,她摸着头耶了一声,她说人呢?我说她一家都跑完了,她说跑哪儿去了,我说不知道,她说你也打听着,只要知道他在哪儿非抓住他不可,他跑到外国也不中,除非他这一辈死到我前面。她就说你回吧,随手就给我掏出钱我也没有看,我也没有接,她给我钱叫我上街买点饭吃。我说谢谢局长,我不要钱了,她说你坐车走吧,我说中啊,她说这一定要抓,非抓不中,她跑到外边也非抓住她。我自从见她这一回她就派局里人三天两头上俺家去,上俺家就把在我们大院那一边,公安局人就把着看他们家人回来没有。
    

  记者:什么时候把问题解决了呢?
    

  答:今年正月15日,任局长今年15日抓住了(罪犯)以后,抓住了我就说给任局长送个匾,这是我的心意,
    

  记者:为什么一定要送这个匾呢?
    

  答:我感谢她,因为她对我太好,我就想感谢她,因为换别的干部是不会摸我的头,我找过多少人接见我,我叫人家看看我的头人家没有人看,因为这个局长她就亲手摸我的头,我就这点我就要感谢她。
    

  记者:那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去给她送葬呢?
    

  答:因为她这个官太清,都知道她是个包青天,都知道她对老百姓好,她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局长,第一我见她这几回这个局长没有擦过脸没有抹过粉,普普通通的跟老百姓一样,她这个局长就是对老百姓好,
    

  人物:杨庆文——当地农民。在工地干活时,他的工友被砸伤,由于一直无人负责,生活陷入困顿,任长霞得知后资助他们走进了法院。
    

  任局长第一次接待有很大的好感。
    

  记者:什么好感?为什么给你好感?
    

  男:进门以后,倒茶让座,我就大吃一惊,我说哪有这种领导啊,过去我也到过几任局长,就跟我说:出去妨碍公务,不跟你说这些,所以说这个局长她这种接待的方式使我非常大吃一惊,吃惊的就是任局长的态度太好,
    

  记者:效果怎么样?
    

  男:第一次就答复了,而且她还掉泪了,而且任局长替我们排忧解难,为我们打官司费了不少心,而且替我们打官司还替我们交打官司费。
    

  记者:老百姓对她有什么说法?
    

  男:这么多年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局长,办事公道,
    

  解说:在等封老百姓的眼中,任长霞是善良的,公正的,他们用自己的眼光衡量、评判着这位女局长。同是,作为一名需要保一方平安的公安局长,在同事的眼中,她又是一个怎样的人?
    

  人物:李民庆——郑州市公安局局长,任长霞的直接领导,被人称作发现任长霞这匹千里马的“伯乐”,三年前,正是他将任长霞调任到登封市公安局长的岗位上。
    

  记者:当时对她的期望是什么?
    

  男:第一稳住登封市公安局,这个地方是旅游胜地,接收外来的客人比较多,显示公安的形象,第三个把社会的治安,我不能说搞到最好,起码也得平稳。当时也没有对她身上寄托更大的希望,所以说我们就选了长霞,长霞同志当时派来的时候有争议,内部也有争议。
    

  记者:那当时有什么争议呢?
    

  男:因为一是女的,女公安局长在我们郑州市是第一届,在河南省当一把手也是第一个,行不行,这是最大的疑虑,
    

  人物:岳建国——登封市公安局副局长。2001年4月11日,任长霞初到登封公安局上任之时,岳建国已经在副局长的岗位上工作了7年。
    

  记者:三年前任局长来登封工作的时候,给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岳建国:我一看任长霞当时个子也不高,说话细声细气的,长得也不白,小黑妮吧,当时我觉得郑州市公安局真没有人才了,就派来个小黑妮来当我们的公安局长,特别是县级公安机关都在一线,公安工作单独作战的机会非常多,又是个流血牺牲,处处都充满着血与火的考验。一线的工作这么复杂,就派来个女同志,当时我都很担心。
    

  记者:她到的时候登封的治安状况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岳建国:登封的社会治安相对来说比较混乱,特别是一些有影响的刑事案件有相当一部分没有破获。像盗窃、抢劫这一类多发案件比较多,社会治安形势相对比较严峻。
    

  记者:到底是靠什么她树立了自己的威信呢?怎么样打开局面?
    

  岳建国:当时她来的时候,实行早晨晨练,每天早晨都要6点半起床,当时包括我,我们不少民警都觉得你一个妇女家,你只要能坚持,我们也能坚持下来,不信咱就看谁拗过谁。结果每天早晨她还提前到训练场,并且带头进行训练,她的实际行动让我们制服了。
    

  很短的时间内,任长霞就用自己的实干赢得了同事的尊重,但是她最希望得到是登封百姓对于公安民警的尊重,在随后的日子里从这个大院开始,掀起了一场从严治警的行风整顿运动,全市所有的警务人员都感受到了那场风暴来得真实而猛烈。
    

  人物:赵建勋——现任登封市公安局纪委书记。任长霞在登封掀起警风整顿运动之际,他时任大金店派出所所长。
    

  记者:任局长到任之初,登封的警风到底是怎么样一个状况?
    

  赵建勋:由于种种原因,队伍比较涣散,当时压的积案也比较多,所以老百姓对公安机关看法,认为公安机关能力太弱。
    

  记者:她来了以后从哪个地方着手呢?
    

  赵建勋:来了第一天上任以后,他经过一个星期明察暗访,全市17个派出所走了一个遍,发现问题比较多,对15名民警进行了处理,有开除的,有辞退的。有警告的,
    

  记者:可能一般的领导来了首先是安抚,创造业绩,这样以来一下子15个民警被处理,这个压力是比较大的?
    

  赵建勋:当时在局里振动也比较大,说处理得太重,当时西乡有一个派出所所长,工作能力也比较棒,    //因为其他原因违纪了,任局长是忍痛割爱,把他拿下了。当时在全体民警,在中层领导中振动很大,
    

  人物:许少卿——现任登封市唐庄派出所指导员。他就是赵建勋提到的那个违纪的派出所所长。2001年,他时任石道派出所所长时,因为违反财务纪律被任长霞免职,    2004年4月,凭借着过硬的工作能力,再次竞聘上岗。
    

  记者:三年前的整风运动,你是第一批被整下来的。
    

  徐少卿:对。
    

  记者:你恨她吗?
    

  徐少卿:我不恨,因为我确实存在这样一个问题。
    

  记者:被撤了之后你怎么开展工作呢?怎么面对这个现实?
    

  徐少卿:我在局里工作也两年,在这中间我参加过几起大案,任局长就叫我说少卿这个案件你有啥想法没有,我就给她谈谈我的想法,她没有把我当做一个当普通兵的看待。实际上在这中间她有时候咨询,包括现在我感到都很自豪的一件事,我这个…能够发挥作用。
    

  记者:你能感觉到她信任你?
    

  徐少卿:对,她信任我,有一天任局长她很憔悴到派出所,到那里以后默默无闻地,当时我桌子上放了一盒烟,(擦眼泪)。
    

  (擦眼泪,哭)
    

  徐少卿:她默默进去了以后,掏出了一支烟,然后递给我点着了以后。
    

  记者:她帮你点着的?
    

  徐少卿:对,她给我点着了以后,说少卿你这段吃苦了,有啥要求,我当时说任局长我什么要求都没有,我只要多看你两眼就可以了。作为一局之长能够认可我的工作,另外对同志们无微不至的关怀,当时我确实很感动
    

  记者:以前见过她给别人点烟吗?
    

  徐少卿:没有,我没见过。
    

  记者:很意外?
    

  徐少卿:不意外,我感觉到其实对我来说,那是最高奖赏。
    

  人物:郭遂营——现任登封市公安局副局长,主管刑侦工作。任长霞到任后,将工作重点放在侦破重大案件、解决多年积案上。随后,在登封市侦破的多起重大案件中,郭遂营都是主要的参与者。
    

  记者:第一件引起大家佩服,或者是引起大家注意的事情是哪个案子?
    

  郭遂营:广大老百姓最关注的事情,就是打击王松黑社会这样的犯罪集团。
    

  人物:王松——登封当地的黑社会犯罪集团头目。长期以来在白沙湖一带纠集打手,违法犯罪,民怨极大。任长霞到登封18天后,就设下计策,在办公室将他抓获,犯罪集团的60多名成员无一人漏网。
    

  记者:你恨她吗?
    

  王松:不恨。
    

  记者:为什么你不恨她?按常理来说你应该恨她。
    

  王松:按常理我没有道理去恨她,我恨她啥,她只是代表国家的权力机构把我抓起来,这不是她的个人行为。
    

  记者:她给你何印象?
    

  王松:没任何印象
……    

  人物:郭遂营
    

  记者:比较客观的是当时办这个案子有难度吗?还是水到渠成的?
    

  郭遂营:难度确实有,因为长霞局长到登封来之前,登封公安局曾经多次对这个他这个犯罪集团个案进行侦查,也曾经抓过多人,但是当时因为基层公安局对涉黑案件办理不多,经验不足,所以一般都是单案处理,振动不大。
    

  记者:当时打掉王松集团之后,到底给社会治安带来哪些变化?
    

  郭遂营:群体民警也都扬眉吐气、拍手称快,另外又相继破获了一大批有影响的,大的案件,    整个的工作也受到登封市全市老百姓的赞扬。
    

  控申接待处是公安部门接待上访群众的窗口,为了方便群众申诉,任长霞特地把这个办公室从公安局的大院里搬到了街边,同时这里也成为任长霞了解接近群众,收集破案线索的重要场所。
    

  人物:刘文治——登封市公安局控申科民警。多年来,他一直跟随任长霞接待群众来访,工作在一线。
    

  记者:他有没有给你们解释过,他为什么要乐此不疲,一定要做好接待群众上访的工作?
    

  刘文治:任局长给我们控审科经常说,群众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接待群众的时候要把他们当做我们的兄弟姐妹来对待,老百姓就说任局长是个太善良的人,第一次接访就来了190多个人,他当天接访了是124起,一直接到了(晚上)11点多。
    

  记者:这个是一个什么样的节奏呢?一天接待124起。
    

  刘文治:就不停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仅仅是几分钟吃吃饭,
    

  记者:你这样接待上访的人越多,不说明工作问题越多吗?他怎么解释这个矛盾呢?
    

  刘文治:但是这都是以前的,    2003年案件就大幅度下降,今年任局长最早一百多起,一天来二三百人,后来就是七八十人、五六十人,四十多人,最后一二十人,一直到十几个人,十几个人就很正常了
.    

  这里就是任长霞在登封市公安局的办公室,因为家在郑州,所以三年以来她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度过,这里的陈设和主人生前在的时候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变。这是他的办公桌,这里还有等待她批阅的文件,日期停在4月14日,在办公桌的这一方,还有她没有用完的饭票,这是她生前爱听的收音机,看得出来是一位非常爱美的女局长,这是她生前使用的梳子,关于她的生活和起居查办科的民警吴宏敏非常了解。
    

  人物:吴宏敏
    

  记者:我们不知道一个公安局长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的,而且尤其家不在登封。
    

  答:她晚上休息很晚,早上一般都是八点钟起床了,但是8点钟能够吃上早饭的时候不多,有的时候陪晨练跑操,跑操她带队喊着口号,有的时候就查岗,交通岗还有各个科室的卫生她检查,她不定时地也不通知人,就自己查岗,查岗回来以后有的时候饭就凉了。
    

  记者:她就吃食堂吗?
    

  答:吃食堂的饭,你看这不是她没有用完的票吗,和大伙儿一块吃。
    

  记者:那穿着方面是不是很讲究?
    

  答:不太讲究,就是说她穿的衣服不追时髦,不要流行的衣服,比较得体大方就行了,大部分都是职业装。下乡了就回来给她整理衣服的时候发现她裤腿上经常见泥巴,鞋上也是泥巴,鞋跟经常磨损,她每一双鞋都换过跟,其中有一双就是换两次跟。
    

  记者:我们看她的照片都很漂亮。
    

  答:那都是经过打扮以后才照的。
    

  记者:那家也不在登封,那她怎么打发业余时间,有什么爱好?、
    

  答:她没有什么爱好,就是说平常爱唱歌,还会唱两句越剧。
    

  记者:唱得好吗?
    

  答:不好,也不太好,就是说还跑调,丰富民警的文化生活,她自己带个头,民警都高兴了都跟着唱,
    

  人物:李民庆
    

  记者:那你们作为局领导怎么评价任长霞在登封市的三年的工作。
    

  男:我感觉到三年的时间不长,她做的最大的就是两件事,一个就是解决了信访案件和群众打成一片,在发动过程中来公平的执法公正的执法这是一件事,第二个最主要的登封市的几个黑社会势力团伙打得比较好,但是并不见得所有的杀人案件全破了,前年去年都遗留一些,包括今年现在发生了还有两起没有破。
    

  记者:那她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你在她的心目中是她的偶像,那么在你的眼中,任长霞到底是什么?
    

  男:我说长霞应该是在女同志当中比较出类拔萃的,但是在公安局长当中应该是中上游,不是最好的,
    

  记者:那么如果从业绩上来说她可能在所有的公安局里面不一定排第一,那么为什么我们现在花那么大的力气宣传她,最主要的最核心的到底是什么,她身上有和其他人身上不一样的地方?
    

  男:这个问题我们也在想,长霞同志确确实实在三年的公安局长当中,如果说惊天动地的大事没有,我想最重要的应该说解决了信访案件最终管理队伍以人为本的方式,让每一个民警每一个干警都深入下去,都很民主都和群众打成一片,在群众中挖掘和发现犯罪线索,之所以宣传她,并不是长霞同志有没有缺点,因为什么,因为16个公安局中,全面衡量一个人的业务素质和综合水平,我认为在刑侦方面打80分,在我郑州市公安局局长当中水平不算最好的,但是她带出来了最好的结果,最好的结果就是群众拥护我们,
    

  串场:这里是郑州市公安局中原分局,1983年19岁的任长霞从警校毕业以后就分配到这里的预审科工作,她的警察生涯就是从这开始的,如今这里的环境早已不是当年的样子,但是曾经朝夕相处的同事对任长霞的记忆还是那样鲜明和生动。
    

  人物:余慧明——中原分局华山路派出所侦察员。任长霞刚刚分配到预审科时,余慧明就和她在同一间办公室工作,可以说他是任长霞警察生涯中最早的同事和朋友。
    

  记者: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你还记得吗?
    

  男:有一次我回来当时屋里没有其他同志,    我一进门一看,怎么在我桌子上,我心里想,怎么坐着一个小女孩,当时是上白下蓝的那种警服,在那儿坐着,我就进屋了,她就说,同志你找谁。
    

  记者:你没穿警服?
    

  男:对,我没有穿警服,因为到底下搞刑侦的很少穿警服,
    

  记者:他问你找谁?
    

  男:他就说:同志你找谁,我说我谁也不找,你不找人你有什么事,我说我没事,那你跑到这办公室来干什么,一般人不让进你跑到这干什么来,(我说)你坐了我的办公桌了,人家都愣了,你说我们两个没有见过面,意思意思那你坐吧,我说没事没事你坐吧,我说我没有见过你,他说我也不认识你,这就是第一次见面。
    

  记者:    她第一次上岗做什么?还记得吗?第一次工作?
    

  男:刚开始刚分到这的时候,一般询问人的时候重要是听、看,回来就是当个记录员,两个人两个搭档,我问或者他记录,
    

  记者:他的表现给你的印象是什么?
    

  男:一个字写的比较好,还有一个脑袋瓜子反应比较快,什么事一看就会了。还有一个吃苦耐劳、奉献,没有这个精神就是立不了功。
    

  记者:她怎么立了功?
    

  男:她就是受理了一个案件在突审罪犯的过程中,把所有的案件突出来而不是一起案件而是近百起案件,后来我和任长霞共同协助,抓了十个人,这里面大概有四个人都被判处死刑,这个事任长霞立了三等功。
    

  记者:在这个岗位上立功很少吗?
    

  男:很少,从上次案件立了功以后,紧接着就是预审系统竞技大比武,当时我们预审科,得的是郑州市公安局的预审系统团体第一名,任长霞荣获个人第一名,任长霞紧接着就立了第二个三等功,这充分显示她的才华和能力了。
    

  串场:预审工作使任长霞在警界崭露头角,1998年通过竞聘,任长霞走进了这里,郑州市公安局技术侦查支队,担任支队长工作。正是在这个技术性极强的岗位上,任长霞的技术能力和管理经验有了质的飞跃,为她三年以后调往登封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人物:任有良——郑州市技侦支队一大队大队长。任长霞在技侦支队时,他们是外出合作办案最多的搭档。
    

  记者:作为队长来说她能不去吗?
    

  男:她的性格和她的工作作风好像必须是这样做。
    

  记者:她什么性格?什么作风?
    

  男:性格就是这个人比较公正对工作认真负责,在我印象中一直是这样。
    

  记者:听说她的性子有点急?
    

  男:性格是有点急,但是经过前几次失败后,后来干什么事就比较稳。
    

  记者:什么时候啊?
    

  男:那时候是在高速公路上擦车时发现一个嫌疑人,他们(犯罪嫌疑人)约定在一个桑拿洗澡,我们在桑拿浴池的附近都布控了,当犯罪嫌疑人出现在我们的视线内时,她就有点急了,对象刚跨入门,她就说,来了,通报给里头,里头的警察和盗车贼两眼一对视,谁都能看见对方,一个上楼一个下楼,两个人一对就都往外跑,这时候我们都往里扑,所以就被跑掉了,有了教训。
    

  记者:后来她怎么解释这件事?
    

  男:认为错了,是操之过急了,如果在慢一步可能没有什么问题了,肯定是抓个正着了,所以这就是失败。
    

  记者:那岂不是很没面子?
    

  男:人不怕有错,错要敢于承担责任就是,这就是领导的风范。
    

  记者:调走的时候你们意外吗?
    

  男:调动不意外,当是政绩比较突出,领导在两年多的时间,我们集体立过一等功,另外她自己本人也立过,另外支队数十名干警三等功二等功嘉奖比较多,那几年工作成绩也是非常突出的。
    

  2002年郑州市公安局新分配给任长霞的一套住房就在这个小区里面,由于工作很忙她没有来得及搬进来,2004年4月11日任长霞的丈夫卫春晓打电话给妻子询问住房的钥匙,任长霞在电话里匆匆说了一句“我在开会”就挂断了电话,“我在开会”这是妻子留给丈夫的最后遗言。
    

  人物:卫春晓——任长霞的丈夫。郑州国基律师事务所律师。1987年与任长霞结婚,共同生活了17年,拥有一个可爱的儿子。
    

  记者:家里面的事都是谁拿主意呢?
    

  卫春晓:应该说大部分都是我以前,可是后来就变了。
    

  记者:为什么呢?因为她职位变了?
    

  卫春晓:她在我心中当时一开始的话她的性格是一个渐变过程,善良、温柔、贤惠,那么从去了技侦支队以后包括去了登封以后就是少了一些温柔,多了一些刚毅,这是我对她的感觉。
    

  记者:她会跟你谈这些变化吗?
    

  卫春晓:我可以感觉出来,因为以前她对我非常好,感情方面,那时候在家里面她什么都干,家务、照顾孩子,感情方面非常细腻。她去登封了以后我们接触很少,几乎就是说我们之间的交流就是通过电话,少到什么程度,少到每个月大概能够20多天回来一次就很不错了,后来是越来越忙,即便是打电话也只是说孩子怎么样
    

  记者:那她经常回郑州啊?
    

  卫春晓:是,但是她回郑州的话也是开会、工作,接下来家里边是不回的,偶尔回去一次也就是看看孩子,说两句话,大概10来分钟20几分钟就走了。
    

  记者:她确实就是把家差不多就搬过去了,卧室、衣服什么的。
    

  卫春晓:对,当时我就跟她说,我以前就跟她说过你把登封当成你的家了,习惯了。有一次1点多打电话吃快面呢,我说你怎么才吃饭啊,她说刚忙完,连轴转。忙完就是休息,休息完起来还是忙,原来电视台问我说任局长的业余时间她会干什么,我猛地想半天答不出来,我说她没有业余时间。
    

  记者:她有业余爱好吗?
    

  卫春晓:有,喜欢唱歌,唱那个通俗歌曲,我们两个经常也一起有时候唱唱歌,//刚当民警的时候普通民警的时候喜欢照相,时不时地约我,因为我学过摄影,虽然不是太好吧,但是她要摆个姿势、化化妆,就是照了很多很多的照片,以前有些照片留下来的也都是我给照的不少,包括穿衣服,很活泼的一个人。
    

  记者:可能最后的结局你们可能从来没有想到?
    

  卫春晓:    她走的前20多天去过我办公室一次,她去办公室就是当时有一个老太太经常上访,她就带着那个老太太还有派出所的两个同志,去了以后她就说这个老太太总是上访,你看是不是有冤情,你是学法律的,有没有这个可能。这是她走之前我们最后一次接触,走的时候我把她送到电梯口,我要知道那是最后一面的话我肯定把她送到很远的。
    

  记者:那可能从工作上来说肯定是个好队长,一个好局长,但是我们老想知道您对她的看法,在家里边她会是一个好妻子、是一个好妈妈吗?
    

  卫春晓:上一次我记得记者采访的时候问过我,他说如果说让你给妻子打分你会打多少分?我说如果从对于家庭,时间上对于孩子、对于丈夫、对于父母可能她不会及格,但是真正家里人对她的感情来说可能不是用分数来衡量的,她在我们心目中是满分的。
    

  记者:为什么呢?
    

  卫春晓:这就是我们对她的感情,因为我们理解她、支持她,她的影子老是在我脑海里晃,经常有的时候我开着车听着音乐,比如姜育恒的别让我一个人醉,别让我一个人走,还有最怕你寂寞,最怕你孤单。听到这样的歌我当时就掉泪了,掉泪最多的时候就是一个人的时候,这个时候最能想起来的。
    

  人物:蒋秀兰——任长霞的母亲。因为任长霞的父亲身体不好,一直卧病在床。所以在得知女儿出事的消息后,母亲强忍悲痛,隐瞒实情,至今都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的父亲。
    

  记者:出事的事情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其母:她出事的时候我11点才知道,11点他们才给我叫去。
    

  记者;你当时的预感是?
    

  其母:我的预感是叫人给捅了。
    

  记者:怎么会这么想呢?
    

  其母:原来我都一直想着早晚得叫人家给捅了,成天端这个黑窝端那个黑窝,你也不看看人家的根有多长,你也不查查有谁支持,你到那端一个这端一个,你干得太猛了,你也不留一点后路,你早晚得叫人家暗地里给捅了。
    

  记者:她当警察的时候上警校跟你们商量吗,还是她自己选的?
    

  其母:也是她自己选的,我们也同意,因为小时候她的性子来说不像很温柔的小妮似的,她好像是爱打抱不平、爱弄枪舞棒的,好像就是不稳重那种,小时候就是那样,性格比较倔强。
    

  记者:那去(登封)的时候跟你们说过吗?
    

  其母:去登封跟我商量了,跟我说了妈可能最近有调动,我说在这缉侦队干得好好的又调啥动啊,她说可能要到登封,我说不能去登封啊。
    

  记者:为什么呀?
    

  其母:登封那个时候传得可厉害,登封告状的成几百几百的告,有的人都告几百次,中央、河南在哪儿都告,有的都成告状大王了,都知道。另外就是登封这个公安局局长很多人命案、杀人案都积累了,没有破,当时人传的又说民警有四个月都不开支了,我说你想想就这个烂摊子你去能收拾成吗,她不叫个男的叫你个女去干啥,你想想你就这么高一点,1.57那么高,就这么高,
    

  记者:那你说得在理呀?她怎么说。
    

  其母:她说工作需要,我想着我能拿下来这个活,我有把握,要干我就干好。
    

  记者:你闺女是不是从小就要强啊?
    

  其母:你是个公安痴迷,就是把自己生命都不要了,啥都不要了,一切都不要了,就光干工作了,就痴迷那样了。我说你都不像个正常人了,不像个女孩子了。
    

  人物:张秀梅——任长霞的中学同学。多年来,她一直是任长霞生活中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记者:你们平常唠磕都说什么,逛街吗?
    

  张秀梅:其实她很想逛街,你比如说她很爱美啊,她非常热爱生活,有的时候就是说想让我跟她购购物,买她一些喜欢的衣服。
    

  记者:那都唠些什么呢?
    

  张秀梅:她时常谈起(家庭),她说徐梅我感觉到可对不起我爱人、对不起孩子,她说孩子上学的时候要辅导,她说我也帮不上,我爱人工作也很忙,回来也做不上可口的饭,老是心里很内疚,常跟我谈起。
    

  记者:她没有跟你说为什么喜欢这个工作?
    

  女:她说我既然干上这一行了,我要能为百姓、为民、为社会多做一点我力所能及的工作,能够多破一些案件,这就是我最大的乐趣,不管有多辛苦、多疲劳、
    

  画面:群众送别的大场面
    

  任长霞走了,她留给登封人民一份怀念、一份感动、甚至是一份敬仰,我们相信许多年以后这里的人们还会提起她,用口耳相传的故事来永远记住她。在这次采访中我们向不同的人问过同样的问题,任长霞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答案不尽相同,我们希望这些不尽相同的答案能为大家勾勒出一个真实的任长霞。
    

  只言片语:任长霞是个什么样的人?
    

  好人、公正的局长、善良的人、出类拔萃的女性
——    

  任长霞    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长    生于1964年    2004年因公殉职
    

      历任预审科民警    技侦支队支队长    公安局长
    

      在登封三年期间    共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分子2784人    摧毁犯罪团伙185个
    

      先后荣获“全国优秀人民警察”    “中国十大女杰”    “五一劳动奖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