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忘长安txt全集免费阅读

最新百姓彩票 · 2018-10-05 · By · 次点击

一念忘长安txt全集免费阅读

《一念忘长安》小说简介:一朝穿越,身中迷情水,唐欢欢忍得苦不堪言。“哇~,有男人!”唐欢欢体内的洪荒之力瞬时爆发,干完了坏事赶紧溜之大吉。五年以后,唐欢欢一出现就被某个王爷按住了,“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不负责任的女人!”唐欢欢:“不好意思哈,江湖救急,各取所需嘛!”某王爷:“那咱们就继续各取所需吧……”两个小萌娃跳出来:“有人欺负妈咪——杀呀——”

下面是小说精彩章节分享,文末有彩蛋

精彩章节分享:

第21章 一家人

看着唐欢欢娇弱离去的身影,宫楚整颗心都乱了,那远远伸出的手半天都没有收回。

回去的路上唐欢欢大步而行,一边走一边用手中的帕子使劲的擦着被宫楚握过的手,“卧槽,绿绣,赶紧回去烧水,我要沐浴,马上。”

绿绣见此脚步也跟着加快,“是,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去灶房提水。”

水雾寥寥,幽香阵阵,浴桶边沿两条藕臂轻搭,发梢微潮,美景如幻。

一旁,绿绣一边添水一边忍不住发笑,唐欢欢抬眸看了她一眼,“你从回来之后一直在笑,有那么好笑么?”

“有,当然有,小姐刚刚没瞧见二小姐的脸,那叫一个五彩缤纷,好看的不得了。”说道这,绿绣再次忍不住笑出声。

唐欢欢淡淡勾唇,伸手轻撩了一下水面,“这有什么,她若是识趣一点,我倒也没那么多精力去顾忌她,但她若是不识趣,那么今天对她来说,就不过是个小小的开场白而已。”

听闻这话,绿绣倒是来了兴趣,“难道小姐还有什么妙招吗?”

唐欢欢仰头一笑,傲然道:“你家小姐我的妙招难道还少吗?问这样的问题,真是白跟我这么久。”

绿绣不满的努了努嘴,说:“话是这么说,可是小姐从来都不透露你下一步要做什么,弄的人家每次都好紧张。”

“要的就是这刺激的感觉,要是什么都被你提前知道,哪还有新鲜感?”

绿绣闻言笑了笑,“也是,小姐最会给人惊喜了,但这些惊喜跟五年前得知您有孕相比,还真不算什么。”

这话,唐欢欢只当打趣,笑一笑便算过去了,想到当年绿绣知道她怀孕的消息后直接晕过去的场景,她就是现在想想都觉得好笑。

“对了,茗儿和瑞儿呢?好久没见他们俩,不会是又跑出府了吧!”

“想来应该是出府了,刚刚无辛少爷也来寻过他们,好像说到处都没有看到人。”

唐欢欢无声一叹,“这两个小家伙,就没有一天安分的,现在这京城的街头巷尾,还有不认识他们的人吗?”

绿绣撇了撇嘴,低声喃喃,“估计是没有。”

……

戏院

距离戏台子最近的贵宾大桌前,仅坐了两个矮小的身影,这无非是比那台子上的戏还要引人夺目的。

京城之内,穿紫衣且行事高调的孩子,除了唐家的父不详还能有谁?由于这两个孩子的出现,本是消遣的戏院顿时就变成了八卦院。

二楼,一双清冷的眸子亦是凝着那两道娇小,因两人面朝戏台,所以他并不知道这两个孩子的长相。

“你说的,就是这两个孩子?”低沉的声音从那微启的唇瓣中溢出,冷傲的眼始终都没有离开那两道小小的身影。

“应该没错,最近几日无论属下走到哪,都能听到有人谈论唐家的父不详,瞧他们这高傲的样子,估么着就是他们两个。”

“父不详!”宫洺轻声喃哝,眼眸不由的紧了紧。

楼下,众人唏嘘讨论,声音不低,但唐雨茗和唐思瑞全都充耳不闻,直到一声‘野种’传入他们的耳里,两张极为相似的小脸顿时一凛,忽的,两个茶碗的盖子如闪电般一前一后的飞出,直接打向了说话之人的嘴。

众人没来得及反应,就闻啪啪两声,茶碗的盖子先是袭人,再是碎裂落地,就见那人从嘴里吐出了两颗带血的牙,他捂着流血不止的嘴,四处找寻并吼道:“是哪个不要命的,给老子站出来。”

话落,唐雨茗和唐思瑞一同跳下凳子,转身,不屑的看着那叫嚣的人。

唐雨茗一脸甜笑,偏头看了看唐思瑞说:“上次是我做的,你嫌我弄的脏,这次你来。”

唐思瑞冷眸一侧,看向唐雨茗,自信道:“我来就我来,一定比你处理的干净。”

没人看清那小小的身影是怎么来到那人面前的,就见一道银光闪过,那矮小的人已经立于桌面,手中的短俏匕首离那人的嘴不过一毫,突然一声脆响,唐思瑞手中的匕首被什么拦了一下,小脸一皱,抬头却见一道黑衣飘下,唐思瑞始料未及,便被宫洺夺走了手中的短刀。

“又是你!”唐思瑞愤恨的瞪着宫洺,两道冷沉的视线仿若撞出了许多冰碴。

之前宫洺就觉得这两个小身影有些眼熟,却一时间想不起在哪见过,然而当他们转过身来的时候,他当真是吓了一跳。

“小小年纪就学着出手伤人,你娘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唐思瑞不惧他的冷喝,怒视迎上,回嘴道:“若是你被叫成野种,难道你会忍?”

闻言,宫洺眉心一拧,侧目看了一眼嘴上还在流血的男人,“他已经受到惩罚了,不是吗?”

“如果这也算是惩罚,那我还混个屁!唐雨茗。”

不知何时唐雨茗又爬回了大桌上,吃着茶点,看着小曲,好像这边的事跟她没关系似的,闻声,她转身看去,手里还捏着一个水晶虾饺,不情愿的出声,“啊~?”

“五百两。”见她这般,唐思瑞面露恼火,却仍是出价。

闻言,唐雨茗小嘴一咧,手中的虾饺往身后的桌子上一甩,忽的一下便从凳子上跳了下来。

她来到宫洺面前,眉眼一弯,下一瞬便是一根银针飞出。

宫洺见此一惊,闪身的同时唐思瑞趁机绕过他朝着那碎嘴的男人而去,南影见此想要去拦唐思瑞,唐雨茗再次抛针,直中南影的穴道,随后,小嘴一咧,甜甜道:“承让了。”

面对一个小女娃宫洺实在不敢出手,他一把将那屡屡下手的小家伙抱起,厉喝:“你对他做了什么?”

吧唧一声,唐雨茗在宫洺的脸上来了个响亮的香吻,“大叔长得好漂亮,茗儿喜欢你。”

宫洺被她这一举动弄的有些发蒙,他盯着一身奶香的小娃娃,简直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然而就在他愣怔之际,一阵乌黑的掌风袭来,而后一道如紫蝶般的身影掠过,宫洺闪躲之时亦是丢失了手中的女娃。

“唐雨茗,你要是再敢胡乱调戏男人,我就回去告诉娘。”唐思瑞扯过唐雨茗,不满的凶道。

唐雨茗小嘴一噘,委屈的低头,“哥哥坏,都不为人家的将来打算。”

蓦地,唐思瑞手一抬,指向宫洺,“他那么老,你跟他能有什么将来?况且他处处跟我们作对,所以你想都不要想。”

听着他们两个的对话,宫洺的眉毛几乎都快拧成了一根,他竟不知道现在的孩子谈论的话题都是这些,难怪他母后总逼着他娶亲,如今就连这小鬼都开始考虑自己的未来了。

戏院内乱成一团,而那两个小家伙却仍是在犟一些有的没的,宫洺偏头看向那个嘴被撕裂的人,却是没有太多反应,毕竟引起事端的人是他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嘴也怪不得被人撕烂,只是这两个孩子……

当宫洺再次看去之时,那两个小人儿却已经不见了身影,唯有那地上留下了一个小巧的药瓶。

宫洺曾答应皇后会来唐家看看唐欢欢,同时他也实在是对那两个孩子好奇,这两日来,他总会忍不住想起五年前他在唐家的那一晚,那个无声无息消失了五年的女人,自始至终都是他心里的一个结。

“老爷,四小姐不在房里,奴婢问过绿绣,她也说不知小姐去哪了。”

听了下人的禀报,唐宏脸上略微浮现出一丝为难,“这孩子也真是的,出门也不知道说一声。”

“无妨,她既不在,本王等等就是,唐大人不必客气,尽管去忙您的,本王想四处走走。”

唐宏点了点头,“好,荣王请自便。”

宫洺一个人在唐家大院内闲逛,不知不觉却来到了曾经让他*的院子,严谨的面色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但脚步却朝着那房门而去。

突然,一声声轻缓的笛音不知从何响起,宫洺欲推房门的手一顿,而后转首,闻声而望,独特的音调令人沁心,倾听片刻,便提步朝着那笛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花园拐角处,一抹白衣微晃在秋千之上,一只碧翠的长笛在她的纤指下更显盈绿,宫洺所站的位子只能看到她的一点点侧脸,但那身白纱却足以令他心头发热。

笛声吹到一半突然停止,同时也断掉了宫洺游离的思绪。

“啊!好无聊!”唐欢欢脑袋一垂,哼唧道。

没过一会,她的头又慢慢抬起,同时,一只提着禁军令牌的手也跟着举了起来,“这东西……倒是个宝贝,不过就是用来换钱麻烦了点,禁军,嗤,要来干嘛?造反吗?”

蓦地,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钳住她的手腕,并将她手中的令牌一把夺走,唐欢欢一惊,抬头的瞬间却将脸上的惊恐变成了凌厉。

两人互视之时,同时眼眸一缩,唐欢欢错愕于来的人为什么会是他,而宫洺却是仿若找到了一种熟悉的目光。

唐欢欢猛地起身,一把甩开他的手,“你是谁啊,有毛病吗?东西还我。”

唐欢欢伸手去抢,不料却再次被擒,宫洺攥着她的手腕用力的朝自己面前一扯,冷沉的眼微微眯起,“唐家四小姐?很好,说,这令牌是哪来的?”

唐欢欢想要挣扎,可他的手就像钢筋一般,她扯了半天,他竟是连动都没动一下。

特么的,拽断了手自己吃亏,唐欢欢放弃挣扎,怒视他道:“哪来的你管得着吗?那是我的,你还我。”

闻言,宫洺阴冷的扯唇,“你的?禁军令牌,连唐无辛都不可沾手,你又是打哪来的?”

听着这话,唐欢欢好像反应到了些什么,唐雨茗那小丫头只说出门弄了个宝贝,她的弄法向来是偷,可是她却没说这个宝贝是从谁身上弄来的,难道……不会这么倒霉吧,那两个小鬼居然已经见过他了!

唐欢欢眼睫一垂的瞬间顿时换了一张娇媚的笑脸,再次抬头时,之前的厉色早已无处可寻,“这位公子,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进我家门的,但好歹我也是这家的主人,你就这样钳着我好像不大好吧,这令牌是我捡的,你若是喜欢拿去便是,俗话说得好,男女授受不亲,我的名声本已够坏了,还望公子手下留情,让小女子在这京城多活几天。”

听着她这般巧言善变的话,不由的令宫洺心中的怀疑加深了一分,捏着她的手不但没松,反而更加用力,“你本就不傻,你是装的对不对?”

唐欢欢不回答,她嘴一嘟,一脸的娇弱委屈,“你弄疼我了。”

见她这般,宫洺眉心一抖,握着她的手稍稍松了松,“回答本王,五年前那个人就是你,对吗?”

一抹精明的贼光快速的划过眼眸,唐欢欢亦是一副娇柔之态,“欢欢不懂公子之言,还望公子明示。”

“明示?”宫洺阴冷一笑,长臂在她腰间一揽,用力的揉捏着她的腰身,“你确定要本王明示?”

唐欢欢没想过他会这般,脸上的笑意一僵,抬眸怒瞪于他。

紧蹙的秀眉,恼怒的清眸,全都令宫洺这五年来心底的愤恨加深,手臂逐渐收紧,仿若要将唐欢欢勒死过去,就在唐欢欢马上要送了小命的时候,玉笛袭腹,趁着宫洺吃疼的瞬间,快速的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宫洺眉心紧拧明显不悦,他再次上前,然而这次唐欢欢却不再任他所为,宫洺本意是擒她,可她手中的玉笛却知道他的每一次出手,每每都准确的将他拦下。

宫洺耐心不足,不愿在与她周旋,啪的一声脆响,玉笛被生生折断,他抓着那不断抵抗的人,冷声道:“不要再妄想跟本王做这猫捉老鼠的游戏,本王没那耐心。”

唐欢欢本是痛的皱眉,可是下一瞬,她却绽开了一张深邃的笑脸,“你没耐心关我什么事?不愿意玩你就走啊,你若不走……呵呵!”

笑声刚落,宫洺还来不及反应,两道娇小的紫影便朝着宫洺袭来,宫洺应之不及,只能松开唐欢欢的手。

唐欢欢邪肆一笑,转身坐回秋千上,不顾那如火如荼的战况,捡起地上断裂的玉笛,喃喃的说:“我这玉笛价值千金,你如今给我损了,明日最好赔我一只,再不然就送钱来,若是到了明日我什么都见不到,我就去官府告你。”

宫洺曾与这两个小家伙交过手,深知他们虽是孩子但却不容小觑,这两个孩子此刻不似那日,出手招招都是狠的,宫洺无法只防不攻,听着唐欢欢的话,他不由蹙眉看了她一眼。

“帅大叔,茗儿虽然喜欢你,但也决不允许你欺负我娘亲,所以对不起了,茗儿再也不喜欢你了。”说着,唐雨茗小手一转,三四只银针朝着宫洺飞去。

上次见识过她用银针对付南影,所以这次宫洺有所防范,他飞身一转避过毒针,回手便将唐雨茗擒住。

对付这两个孩子,宫洺根本不用费力,只是面对两个孩子,他不想出手太重而已,看了看一旁把秋千挡的老高的唐欢欢,宫洺嘴角狠狠一抽,恼道:“你是怎么当娘的?”

唐欢欢脚落地,倏地稳住秋千,而后头一偏悠哉道:“就是这么当的,有时间管我,还是小心前面吧!”

第22章 那个女人是不是你

唐思瑞携掌而来,宫洺目光一凛,反手运气直迎唐思瑞的小掌,唐思瑞手上的力度被打散,脚下来不及踉跄,便被宫洺擒住了那小小的身子。

唐思瑞自认从来都没输的这么丢人过,恼怒当头抽出腰间的匕首,小手握住刀刃猛地一扯,掌心摊开,乌色的血看的人惊恐,他一个转身带血的手掌便朝着宫洺的面门而去……

“瑞儿,住手。”唐欢欢见此一惊,猛地起身高喝。

她这一喊,顿时一片寂静……

秋千微荡,清风徐徐,唐思瑞手掌临近宫洺的脸不过一寸,上面乌黑的血不住的滴落。

宫洺微微侧首,蹙眉望着那一脸急切的人,唐雨茗轻轻碰了碰宫洺的抱着她的手,示意让他将自己放下,宫洺将她放下后,她扯出腰间的丝帕将唐思瑞的伤口包住,而后怯怯的看了一眼唐欢欢。

唐欢欢面泛厉色,瞪着那紧低着头的唐思瑞,轻纱摆动,她缓步走近,垂眸看着那小小的人儿,冷声开口:“跟我回房。”说罢,转身离去。

看着那母子三人离开,宫洺有些不解,好奇之余便是提步跟上。

房里,唐欢欢小心翼翼的包扎着唐思瑞手上的伤口,面色微冷,且又一句话都不说。

唐雨茗怯懦的站在一旁,抿紧了小嘴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唐思瑞低着头,始终不敢抬头去看唐欢欢。

宫洺走到门前脚步微顿,这里五年前他曽来过一次,可如今却好像有了太多的不同,檀香的香气还没进门就已经闻到,屋内的摆设也比五年前考究了许多。

轻提衣摆,宫洺提步踏入,看着桌上药箱里满满的药瓶,和那双正在为男孩上药的玉手,不由的他有些失神。

许久,当唐欢欢将唐思瑞的手包扎好之后,开口的冷声唤回了宫洺的思绪,“唐思瑞,我跟你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放在心上?”

唐思瑞垂头不语,而另一头的唐雨茗却是啪嗒啪嗒的掉眼泪,“娘亲,你不要生气。”

唐欢欢不理会唐雨茗的求情,再次喝道:“你哑巴了吗?”

“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唐思瑞喃喃出声。

“你的本事如果只能靠伤害自己才能做得到的话,那么从今往后你便不必再出家门,也不用再四处宣扬你是我唐欢欢的儿子。回房面壁思过,没我允许不准出门。”

在唐欢欢的厉声下,唐思瑞紧抿的小嘴有些发颤,他转身离去,经过宫洺之时,抬眸愤恨的瞪了他一眼。

唐雨茗抹了抹脸上的泪,哽咽道:“茗儿也陪哥哥回房思过,娘亲不要生气了。”

看着唐思瑞没落的背影和唐雨茗哭花的小脸,唐欢欢不禁有些心疼,她伸手抹了一把唐雨茗脸上的泪,而后朝她扬了扬头,示意她跟上唐思瑞。

看着两个小家伙离开后,唐欢欢眼眸一转看向宫洺,“荣王还有事?”

她这声‘荣王’倒是叫的宫洺来了兴致,他嘴角一勾,来到桌前居高临下的睨着她,“你不是不认识我吗?我从未在你面前说过我是荣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唐欢欢淡淡的收回视线,整理着桌上的药箱,“人人都说我唐欢欢是痴子,可没想到居然还有比我笨的,方才你多次在我面前自称本王,再以你的年岁而论,想来在这辽国没有第二个这般年轻的王爷了吧!”

“你很聪明。”

“谢谢夸奖。”唐欢欢毫不自谦。

“既然你这么聪明,想来应该不会忘记五年前发生过的事。”

唐欢欢整理药箱的手一顿,道:“荣王难道不知我是近几年才治好痴病的吗,五年前的事我还真是不记得。”话落,继续整理。

蓦地,宫洺一把捏起她的手,俯身逼近,迫使她与自己对视,看着那双清明的双眸,他真的很想肯定的说五年前的女人就是她。

“你的眼,你的语气,你的白衣,唐欢欢,告诉本王,你就是她。”

冰冷的声音带了些少有的感慨,这五年来他一直执着于那个从未谋面的女人,他试图观察过每一个从他身边经过的女人,但却没有一个与之相像,唯有她。

宫洺的话让唐欢欢有些意外,她没有想过他会认出她,但是她也不傻,他说她是,她就要承认吗?谁能保证她承认了之后不会立马被他分尸?毕竟当年被强\/奸的人是他!

“呵呵,”唐欢欢突然一声轻笑,打破了此时这暧昧的气氛,她笑意温婉,抬眸,眼底尽是娇媚,小手一点一点的攀向他的胸前,暧昧道:“欢欢名声不甚太佳,但瞧荣王这般,难道是对我起了兴趣?”

宫洺垂眸看了一眼她乱动的小手,而后再次看向她的脸,正色道:“如果本王说是,你会如何?”

“哈哈哈……”闻言,唐欢欢不由的掩嘴失笑,“荣王确定不是在闹我?我们这才初次见面,况且我身边还有两个父不详的孩子,你说对我有兴趣,难道荣王就不怕被世人议论吗?”

宫洺面色不改,仍是凝着她那张轻狂的笑脸,“父不详吗?这两个孩子定然是有父亲,但你宁愿让外人称他们为父不详,也不愿说出他们的父亲是谁,唯一的理由,不会是这孩子的父亲见不得人,而是你有意隐瞒孩子父亲的身份。”

从年岁上看,这两个孩子真的很值得他怀疑,可是她既不承认五年前的人是她,他就没有办法证实他自己的猜测,毕竟当年她手臂上的守宫砂,是他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的。

唐欢欢肆意一笑,道:“我不愿承认也好,刻意隐瞒也罢,可这都是我自己的事,跟王爷您有什么关系?王爷若是真喜欢我,那么就麻烦您先跟我家小鬼套好关系,若是每次见面都这般剑拔弩张,欢欢恐怕就无福消受王爷的好意了。”

说了这么多,她无非就是在带着他兜圈子,半天下来她嘴里一句正经话都没有,宫洺自认自己说不过她,便也不与她周旋,“孩子们武功很好。”

唐欢欢淡淡一笑,“过奖。”

“男孩的脾气不是很好。”

唐欢欢扁了扁嘴,没吱声。

“女孩很可爱。”

能在领教过她女儿的手段之后还说她可爱的,他倒还真是头一个,唐欢欢会意一笑还是不语。

“他们年纪这么小,可是手段却不输于成人,只是本王有一事不明,不知唐四小姐可否赐教?”

唐欢欢扬了扬眉,“赐教不敢,王爷但问无妨。”

“父不详与野种之间,有何差别?”

闻言,唐欢欢脸上的笑意倏地敛起,一双深眸仅在一瞬便染满了恼火,她猛地一把推开宫洺,起身瞪着他冷笑道:“被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觉得没什么区别,荣王,你在我房里呆的时间够久了,未免被人闲话,您还是请回吧!”

许久没有暴躁过的唐欢欢,此刻竟是有些忍不住想要恼火,野种,还真是一个好词,尤其是从他嘴里说出来!

未免自己的脾气忍不住爆发,唐欢欢还是选择此刻不跟他呆在一起,转身欲走却又被宫洺擒住,他用力一扯,将她反拥如怀,刚劲的双臂死死的搂着那想要挣扎的身子。

“放手。”

手臂再次收紧,宫洺不顾她的恼火低头在她耳边轻喃,“本王不过是问了个问题,你为何就恼了?”

“宫洺,我劝你最好现在放手,不然的话……”

话没说完,绿绣突然冲了进来,看着眼前的场景她猛地一吓,只是她反应够快,忽的一下又退了出去,她站在门外开始浑身冒冷汗,“小小小小,小,小姐。”

已经快四年没听过她慌乱到叠加的话了,她这一声小姐下来,唐欢欢顿时觉得有些脑仁疼。

她动了动身子,却发现宫洺仍是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她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而后咬着牙朝门外的绿绣问道:“怎么了?”

“四四四,四皇子来看您了。”绿绣简直是吓傻了,也不知今儿是什么日子,这荣王在屋里,这会儿却又来了个四皇子,这怎么都赶一天了。

听闻来的人是宫楚,唐欢欢只是略微挑了一下眉,没有太多反应,她早就料到宫楚会再来,只是没想到他来的这么不凑巧。

“他来干嘛?”

一道冷声从唐欢欢的头顶响起,唐欢欢嘴角一勾,耸了耸肩,“鬼知道他来干嘛!”

宫洺垂眸看了看突然间就消了气的唐欢欢,皱了皱眉说:“你们见过了?”

“嗯,前两天见过一次。”

这话一说,宫洺倒也知道他为什么会来了,以前他因为她傻而躲她如瘟疫,如今她这精灵的劲头,就凭那素来好色的宫楚,又岂会轻易放过?

“你不会还喜欢他吧?”

唐欢欢嘴角一扬,转头送上一副邪肆且又魅惑的笑脸,“你猜。”

猜?他才没那心情去猜!

宫洺双眼危险的一眯,而后松开固着她的手,转而环住了她的腰,“本王保证,总有一日我会撬开你这张利嘴,让你对我坦诚一切。”说罢,紧了一下她腰间的手,拥着她一同从房里走出。

两人出门之时,宫楚刚好从院外走进,看着宫洺从唐欢欢的睡房走出,宫楚脸上的笑意顿时消散,再看看那横在她腰间的手,他更是愤恨的捏紧了拳。

上次他也不过就是摸了摸小手,可他居然敢把手放在她的腰上,简直是岂有此理!

“四皇子殿下。”一声温柔的轻唤,唐欢欢挣脱宫洺的手提步朝着宫楚而去,见此,宫楚顿时笑颜舒展,而宫洺却是狠狠的怂了下眉。

对于唐欢欢来说,宫楚不过是她手中的一个玩物,轻了重了全都由她说了算,可是宫洺就不一样,至今为止她不但没有找到他的任何软肋和把柄,反而她自己被他抓了一堆的破绽,所以这两个兄弟相比,她还是喜欢去逗弄有胜算的。

宫楚看着已经来到身前的唐欢欢,笑意难掩,抬眸看向宫洺,“皇兄怎会得空来这?”

看着那一脸谄媚笑意的唐欢欢,宫洺莫名的些恼火,他冷眸一转迎向宫楚,不善道:“你不是也来了吗?”

宫楚肆意一笑,“皇兄这话说的臣弟有些听不懂,欢儿与我可是曾有先皇赐婚的,她多年在外,如今回京臣弟来瞧瞧也是情理之中,可皇兄却……呵呵,臣弟并不觉得皇兄与欢儿竟有这般好的交情。”

闻言,宫洺冷冷的扯了下唇,狭长的眸子微低,眼底好似闪过一抹嘲讽,“本王不知你竟是这般重情义之人,还真是让本王望尘莫及,只不过你好像忘了,你与唐家的婚不是已经结了吗,如今这唐四小姐不过是你的妻妹。”

这话无非是等于狠狠的给了宫楚一个嘴巴,唐欢欢一时笑意难抑,失笑之余轻咳了两声来掩饰,她回头看了宫洺一眼,那无尽的赞赏不言而喻。

“两位殿下,既然你们都是来探望欢欢的,那咱们就去前院坐坐吧,这大晌午的,咱们也不好站着聊天吧!”

宫楚本是被宫洺的话讽刺的脸面全无,唐欢欢突然这一提议反倒是给了他个台阶下,他难看的笑了笑,应和道:“没错,这里太阳这么大,把欢儿晒坏了可怎么是好?”

唐欢欢垂眸娇媚一笑,“四皇子真是体贴,欢儿突然好羡慕姐姐。”

这样的笑脸加上这样的话,无非就是在刺激着宫楚那颗澎湃的心脏,他上前好似客气的轻拥佳人,转身而出,“你这丫头,我现在不是在这吗,有什么好羡慕的?走,当心脚下。”

看着已经走出院子的二人,宫洺微微皱了下眉,他实在有些看不懂这个女人,刚刚他对宫楚出言讽刺,她好似很欢喜,可是她在宫楚面前那娇柔之态和魅惑之语又是怎么回事?

“王爷,您不去前厅吗?”见宫洺一个人在此发愣,绿绣出声轻唤。

宫洺扭头看了她一眼,问:“你们家小姐是何时治好痴傻的?”

绿绣很是从容的颔了颔首,“回王爷,是在三年前。”

“三年前?”审度的目光扫向绿绣,他不愿相信,但却被她的淡定和从容堵的无话可说。

“那,那两个孩子呢?是何时怀上的?”

“这……”绿绣为难之际,正巧看到唐雨茗探着一颗小脑袋,满眼愤恨的躲在房柱后面瞪着宫洺,这大好时机若是不逃,更待何时?

“小小姐,你怎么在这?”绿绣赶紧跑去,将唐雨茗从房柱后拉了出来。

唐雨茗没有理会绿绣,一对滚圆的大眼死死的瞪着宫洺,“你害我哥哥受伤,又害我哥哥被罚,我再也不喜欢你了,你等着,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哼!”说完,小身子一扭,再次离去。

绿绣见此嘴角一抽,怯怯的回头,“呵呵,王爷别见怪,我们家小小姐脾气不太好。”

宫洺闻言,淡淡一笑,“孩子而已,本王不会与她计较。”说着便提步而去。

====================================

《一念忘长安》已出全文内容

书名:一念忘长安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文章推荐:

但愿世世与君好小说-南宫玄沈易落小说阅读

雷霆神卫小说目录-雷厉宋伊全章节免费阅读

我给爹地当助攻完整版_宫宸唐黎心小说免费阅读

傲娇校草超能撩慕少泽顾北北全文小说全章节阅读

重生地球仙尊全文章节_陈默洛璃免费阅读

太子殿下乖乖候寝最新章节_宋君戍蘅芷全本小说

路过婚姻爱过你顾南祁唐茶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斜川雨最新章节_江渐墨许知云全文阅读

百姓彩票搜索